全部分类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现代

  • 妾薄命行·其二

    两汉 :曹植

    日月既逝西藏,更会兰室洞房。

    华灯步障舒光,皎若日出扶桑。

    促樽合坐行觞。

    主人起舞娑盘,能者穴触别端。

    腾觚飞爵阑干,同量等色齐颜。

    任意交属所欢,朱颜发外形兰。

    袖随礼容极情,妙舞仙仙体轻。

    裳解履遗绝缨,俯仰笑喧无呈。

    览持佳人玉颜,齐举金爵翠盘。

    手形罗袖良难,腕弱不胜珠环,

    坐者叹息舒颜。

    御巾裛粉君傍,中有霍纳都梁,

    鸡舌五味杂香。

    进者何人齐姜,恩重爱深难忘。

    召延亲好宴私,但歌杯来何迟。

    客赋既醉言归,主人称露未晞。

  • 述志令

    两汉 :曹操

      孤始举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岩穴知名之士,恐为海内人之所见凡愚,欲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誉,使世士明知之;故在济南,始除残去秽,平心选举,违迕诸常侍。以为强豪所忿,恐致家祸,故以病还。

      去官之后,年纪尚少,顾视同岁中,年有五十,未名为老。内自图之,从此却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与同岁中始举者等耳。故以四时归乡里,于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绝宾客往来之望。然不能得如意。

      后徵为都尉,迁典军校尉,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而遭值董卓之难,兴举义兵。是时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损,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多兵意盛,与强敌争,倘更为祸始。故汴水之战数千,后还到扬州更募,亦复不过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

      后领兖州,破降黄巾三十万众。又袁术僭号于九江,下皆称臣,名门曰建号门,衣被皆为天子之制,两妇预争为皇后。志计已定,人有劝术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后孤讨禽其四将,获其人众,遂使术穷亡解沮,发病而死。及至袁绍据河北,兵势强盛,孤自度势,实不敌之;但计投死为国,以义灭身,足垂于后。幸而破绍,枭其二子。又刘表自以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却,以观世事,据有当州,孤复定之,遂平天下。身为宰相,人臣之贵已极,意望已过矣。

      今孤言此,若为自大,欲人言尽,故无讳耳。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或者人见孤强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评,言有不逊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齐桓、晋文所以垂称至今日者,以其兵势广大,犹能奉事周室也。《论语》云:“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谓至德矣。”夫能以大事小也。昔乐毅走赵,赵王欲与之图燕。乐毅伏而垂泣,对曰:“臣事昭王,犹事大王;臣若获戾,放在他国,没世然后已,不忍谋赵之徒隶,况燕后嗣乎!”胡亥之杀蒙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孙,积信于秦三世矣;今臣将兵三十余万,其势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读此二人书,未尝不怆然流涕也。孤祖、父以至孤身,皆当亲重之任,可谓见信者矣,以及子桓兄弟,过于三世矣。

      孤非徒对诸君说此也,常以语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谓之言:“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当出嫁,欲令传道我心,使他人皆知之。”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所以勤勤恳恳叙心腹者,见周公有《金縢》之书以自明,恐人不信之故。然欲孤便尔委捐所典兵众,以还执事,归就武平侯国,实不可也。何者?诚恐己离兵为人所祸也。既为子孙计,又己败则国家倾危,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此所不得为也。前朝恩封三子为侯,固辞不受,今更欲受之,非欲复以为荣,欲以为外援,为万安计。

      孤闻介推之避晋封,申胥之逃楚赏,未尝不舍书而叹,有以自省也。奉国威灵,仗钺征伐,推弱以克强,处小而禽大。意之所图,动无违事,心之所虑,何向不济,遂荡平天下,不辱主命。可谓天助汉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县,食户三万,何德堪之!江湖未静,不可让位;至于邑土,可得而辞。今上还阳夏、柘、苦三县户二万,但食武平万户,且以分损谤议,少减孤之责也。

  • 陇西行·天上何所有

    两汉 :佚名

    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

    桂树夹道生,青龙对道隅。

    凤凰鸣啾啾,一母将九雏。

    顾视世间人,为乐甚独殊。

    好妇出迎客,颜色正敷愉。

    伸腰再拜跪,问客平安不。

    请客北堂上,坐客毡氍毹。

    清白各异樽,酒上正华疏。

    酌酒持与客,客言主人持。

    却略再拜跪,然后持一杯。

    谈笑未及竟,左顾敕中厨。

    促令办粗饭,慎莫使稽留。

    废礼送客出,盈盈府中趋。

    送客亦不远,足不过门枢。

    娶妇得如此,齐姜亦不如。

    健妇持门户,一胜一丈夫。

  • 枯鱼过河泣

    两汉 :佚名 枯鱼过河泣,何时悔复及。

    作书与鲂鱮,相教慎出入。

  • 越谣歌

    两汉 :佚名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 艳歌

    两汉 :佚名

    今日乐上乐,相从步云衢。

    天公出美酒,河伯出鲤鱼。

    青龙前铺席,白虎持榼壶。

    南斗工鼓瑟,北斗吹笙竽。

    妲娥垂明珰,织女奉瑛琚。

    苍霞扬东讴,清风流西歈。

    垂露成帏幄,奔星扶轮舆。

  • 古歌

    两汉 :佚名 高田种小麦,终久不成穗。

    男儿在他乡,焉得不憔悴。

  • 刺巴郡守诗

    两汉 :佚名 狗吠何喧喧,有吏来在门。

    披衣出门应,府记欲得钱。

    语穷乞请期,吏怒反见尤。

    旋步顾家中,家中无可为。

    思往从邻贷,邻人言已匮。

    钱钱何难得,令我独憔悴。

  • 妾薄命行·其一

    两汉 :曹植 携玉手喜同车,比上云阁飞除。

    钓台蹇产清虚,池塘灵沼可娱。

    仰泛龙舟绿波,俯擢神草枝柯。

    想彼宓妃洛河,退咏汉女湘娥。

  • 步出城东门

    两汉 :佚名 步出城东门,遥望江南路。

    前日风雪中,故人从此去。

    我欲渡河水,河水深无梁。

    愿为双黄鹄,高飞还故乡。

  • 别诗三首 / 与苏武

    两汉 :佚名 良时不再至,离别在须臾。

    屏营衢路侧,执手野踟蹰。

    仰视浮云驰,奄忽互相逾。

    风波一失所,各在天一隅。

    长当从此别,且复立斯须。

    欲因晨风发,送子以贱躯。

    嘉会难再遇,三载为千秋。

    临河濯长缨,念子怅悠悠。

    远望悲风至,对酒不能酬。

    行人怀往路,何以慰我愁。

    独有盈觞酒,与子结绸缪。

    携手上河梁,游子暮何之。

    徘徊蹊路侧,悢悢不能辞。

    行人难久留,各言长相思。

    安知非日月,弦望自有时。

    努力崇明德,皓首以为期。

  • 孤儿行

    两汉 :佚名

    孤儿生,孤子遇生,命独当苦。

    父母在时,乘坚车,驾驷马。

    父母已去,兄嫂令我行贾。

    南到九江,东到齐与鲁。

    腊月来归,不敢自言苦。

    头多虮虱,面目多尘土。

    大兄言办饭,大嫂言视马。

    上高堂,行取殿下堂。

    孤儿泪下如雨。

    使我朝行汲,暮得水来归。

    手为错,足下无菲。

    怆怆履霜,中多蒺藜。

    拔断蒺藜肠肉中,怆欲悲。

    泪下渫渫,清涕累累。

    冬无复襦,夏无单衣。

    居生不乐,不如早去,下从地下黄泉。

    春气动,草萌芽。

    三月蚕桑,六月收瓜。

    将是瓜车,来到还家。

    瓜车反覆。助我者少,啖瓜者多。

    愿还我蒂,兄与嫂严。

    独且急归,当兴校计。

    乱曰:里中一何譊譊,愿欲寄尺书,

    将与地下父母,兄嫂难与久居。

  • 别诗三首·其一

    两汉 :佚名

    有鸟西南飞,熠熠似苍鹰。

    朝发天北隅,暮闻日南陵。

    欲寄一言去,托之笺彩缯。

    因风附轻翼,以遗心蕴蒸。

    鸟辞路悠长,羽翼不能胜。

    意欲从鸟逝,驽马不可乘。

  • 橘柚垂华实

    两汉 :佚名

    橘柚垂华实,乃在深山侧。

    闻君好我甘,窃独自雕饰。

    委身玉盘中,历年冀见食。

    芳菲不相投,青黄忽改色。

    人倘欲我知,因君为羽翼。

  • 匈奴歌

    两汉 :佚名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 妇病行

    两汉 :佚名

    妇病连年累岁,传呼丈人前一言。

    当言未及得言,不知泪下一何翩翩。

    “属累君两三孤子,莫我儿饥且寒,

    有过慎莫笪笞,行当折摇,思复念之!”

    乱曰:抱时无衣,襦复无里。

    闭门塞牖,舍孤儿到市。

    道逢亲交,泣坐不能起。

    从乞求与孤儿买饵,对交啼泣,泪不可止:“我欲不伤悲不能已。”

    探怀中钱持授交。

    入门见孤儿,啼索其母抱。

    徘徊空舍中,“行复尔耳,弃置勿复道!”

  • 相逢行

    两汉 :佚名

    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

    不知何年少?夹毂问君家。

    君家诚易知,易知复难忘;

    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

    堂上置樽酒,作使邯郸倡。

    中庭生桂树,华灯何煌煌。

    兄弟两三人,中子为侍郎;

    五日一来归,道上自生光;

    黄金络马头,观者盈道傍。

    入门时左顾,但见双鸳鸯;

    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

    音声何噰噰,鹤鸣东西厢。

    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

    小妇无所为,挟瑟上高堂:

    “丈人且安坐,调丝方未央。”

  • 蒿里

    两汉 :佚名

    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

    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稍踟蹰。

  • 东光

    两汉 :佚名

    东光乎,苍梧何不乎。

    苍梧多腐粟,无益诸军粮。

    诸军游荡子,早行多悲伤。

  • 临高台

    两汉 :佚名

    临高台以轩,下有清水清且寒。

    江有香草目以兰,黄鹄高飞离哉翻。

    关弓射鹄,令我主寿万年。

  • 雉子班

    两汉 :佚名

    雉子,班如此。之于雉梁。无以吾翁孺,雉子。知得雉子高蜚止,黄鹄蜚,之以千里,王可思。雄来蜚从雌,视子趋一雉。雉子,车大驾马滕,被王送行所中。尧羊蜚从王孙行。

  • 上陵

    两汉 :佚名

    上陵何美美,下津风以寒。

    问客从何来,言从水中央。

    桂树为君船,青丝为君笮,木兰为君棹,黄金错其间。

    沧海之雀赤翅鸿,白雁随。

    山林乍开乍合,曾不知日月明。

    醴泉之水,光泽何蔚蔚。

    芝为车,龙为马,览遨游,四海外。

    甘露初二年,芝生铜池中,仙人下来饮,延寿千万岁。

  • 巫山高

    两汉 :佚名

    巫山高,高以大;淮水深,难以逝。

    我欲东归,害梁不为?

    我集无高曳,水何梁汤汤回回。

    临水远望,泣下沾衣。

    远道之人心思归,谓之何!

  • 朱鹭

    两汉 :佚名

    朱鹭,鱼以乌。路訾邪鹭何食?食茄下。不之食,不以吐,将以问诛者。

  • 景星

    两汉 :佚名

    景星显见,信星彪列,象载昭庭,日亲以察。

    参侔开阖,爰推本纪,汾脽出鼎,皇佑元始。

    五音六律,依韦飨昭,杂变并会,雅声远姚。

    空桑琴瑟结信成,四兴递代八风生。

    殷殷钟石羽龠鸣。河龙供鲤醇牺牲。

    百末旨酒布兰生。泰尊柘浆析朝酲。

    微感心攸通修名,周流常羊思所并。

    穰穰复正直往宁,冯蠵切和疏写平。

    上天布施后土成,穰穰丰年四时荣。

  • 青阳

    两汉 :佚名

    青阳开动,根荄以遂,膏润并爱,跂行毕逮。

    霆声发荣,壧处顷听,枯槁复产,乃成厥命。

    众庶熙熙,施及夭胎,群生啿噬,惟春之祺。

  • 天门

    两汉 :佚名

    天门开,詄荡荡,穆并骋,以临飨。

    光夜烛,德信著,灵浸鸿,长生豫。

    太朱涂广,夷石为堂,饰玉梢以舞歌,体招摇若永望。

    星留俞,塞陨光,照紫幄,珠烦黄。

    幡比翅回集,贰双飞常羊。

    月穆穆以金波,日华耀以宣明。

    假清风轧忽,激长至重觞。

    神裴回若留放,殣冀亲以肆章。

    函蒙祉福常若期,寂谬上天知厥时。

    泛泛滇滇从高斿,殷勤此路胪所求。

    佻正嘉古弘以昌,休嘉砰隐溢四方。

    专精厉意逝九阂,纷云六幕浮大海。

  • 过秦论

    两汉 :贾谊

    上篇

      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孝公既没,惠文、武、昭襄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诸侯恐惧,会盟而谋弱秦,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从缔交,相与为一。当此之时,齐有孟尝,赵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约从离衡,兼韩、魏、燕、楚、齐、赵、宋、卫、中山之众。于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召滑、楼缓、翟景、苏厉、乐毅之徒通其意,吴起、孙膑、带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之伦制其兵。尝以十倍之地,百万之众,叩关而攻秦。秦人开关延敌,九国之师,逡巡而不敢进。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于是从散约败,争割地而赂秦。秦有余力而制其弊,追亡逐北,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强国请服,弱国入朝。延及孝文王、庄襄王,享国之日浅,国家无事。

      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始皇既没,余威震于殊俗。然陈涉瓮牖绳枢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贤,陶朱、猗顿之富;蹑足行伍之间,而倔起阡陌之中,率疲弊之卒,将数百之众,转而攻秦,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

      且夫天下非小弱也,雍州之地,崤函之固,自若也。陈涉之位,非尊于齐、楚、燕、赵、韩、魏、宋、卫、中山之君也;锄耰棘矜,非铦于钩戟长铩也;谪戍之众,非抗于九国之师也;深谋远虑,行军用兵之道,非及向时之士也。然而成败异变,功业相反,何也?试使山东之国与陈涉度长絜大,比权量力,则不可同年而语矣。然秦以区区之地,致万乘之势,序八州而朝同列,百有余年矣;然后以六合为家,崤函为宫;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中篇

      秦灭周祀,并海内,兼诸侯,南面称帝,以养四海。天下之士,斐然向风。若是,何也?曰:近古之无王者久矣。周室卑微,五霸既灭,令不行于天下。是以诸侯力政,强凌弱,众暴寡,兵革不休,士民罢弊。今秦南面而王天下,是上有天子也。既元元之民冀得安其性命,莫不虚心而仰上。当此之时,专威定功,安危之本,在于此矣。

      秦王怀贪鄙之心,行自奋之智,不信功臣,不亲士民,废王道而立私爱,焚文书而酷刑法,先诈力而后仁义,以暴虐为天下始。夫兼并者高诈力,安危者贵顺权,此言取与守不同术也。秦离战国而王天下,其道不易,其政不改,是其所以取之守之者无异也。孤独而有之,故其亡可立而待也。借使秦王论上世之事,并殷、周之迹,以制御其政,后虽有淫骄之主,犹未有倾危之患也。故三王之建天下,名号显美,功业长久。

      今秦二世立,天下莫不引领而观其政。夫寒者利裋褐,而饥者甘糟糠。天下嚣嚣,新主之资也。此言劳民之易为仁也。向使二世有庸主之行而任忠贤,臣主一心而忧海内之患,缟素而正先帝之过;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后,建国立君以礼天下;虚囹圄而免刑戮,去收孥污秽之罪,使各反其乡里;发仓廪,散财币,以振孤独穷困之士;轻赋少事,以佐百姓之急;约法省刑,以持其后,使天下之人皆得自新,更节修行,各慎其身;塞万民之望,而以盛德与天下,天下息矣。即四海之内皆欢然各自安乐其处,惟恐有变。虽有狡害之民,无离上之心,则不轨之臣无以饰其智,而暴乱之奸弭矣。

      二世不行此术,而重以无道:坏宗庙与民,更始作阿房之宫;繁刑严诛,吏治刻深;赏罚不当,赋敛无度。天下多事,吏不能纪;百姓困穷,而主不收恤。然后奸伪并起,而上下相遁;蒙罪者众,刑戮相望于道,而天下苦之。自群卿以下至于众庶,人怀自危之心,亲处穷苦之实,咸不安其位,故易动也。是以陈涉不用汤、武之贤,不借公侯之尊,奋臂于大泽,而天下响应者,其民危也。

      故先王者,见终始不变,知存亡之由。是以牧民之道,务在安之而已矣。下虽有逆行之臣,必无响应之助。故曰:“安民可与为义,而危民易与为非”,此之谓也。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身在于戮者,正之非也。是二世之过也。

    下篇

      秦兼诸侯山东三十余郡,脩津关,据险塞,缮甲兵而守之。然陈涉率散乱之众数百,奋臂大呼,不用弓戟之兵,鉏耰白梃,望屋而食,横行天下。秦人阻险不守,关梁不闭,长戟不刺,强弩不射。楚师深入,战于鸿门,曾无藩篱之难。于是山东诸侯并起,豪俊相立。秦使章邯将而东征,章邯因其三军之众,要市于外,以谋其上。群臣之不相信,可见于此矣。子婴立,遂不悟。借使子婴有庸主之材而仅得中佐,山东虽乱,三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庙之祀宜未绝也。

      秦地被山带河以为固,四塞之国也。自缪公以来至于秦王二十余君,常为诸侯雄。此岂世贤哉?其势居然也。且天下尝同心并力攻秦矣,然困于险阻而不能进者,岂勇力智慧不足哉?形不利、势不便也。秦虽小邑,伐并大城,得阨塞而守之。诸侯起于匹夫,以利会,非有素王之行也。其交未亲,其民未附,名曰亡秦,其实利之也。彼见秦阻之难犯,必退师。案土息民以待其弊,收弱扶罢以令大国之君,不患不得意于海内。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而身为禽者,救败非也。

      秦王足己而不问,遂过而不变。二世受之,因而不改,暴虐以重祸。子婴孤立无亲,危弱无辅。三主之惑,终身不悟,亡不亦宜乎?当此时也,也非无深谋远虑知化之士也,然所以不敢尽忠指过者,秦俗多忌讳之禁也,——忠言未卒于口而身糜没矣。故使天下之士倾耳而听,重足而立,阖口而不言。是以三主失道,而忠臣不谏,智士不谋也。天下已乱,奸不上闻,岂不悲哉!先王知壅蔽之伤国也,故置公卿、大夫、士,以饰法设刑而天下治。其强也,禁暴诛乱而天下服;其弱也,王霸征而诸侯从;其削也,内守外附而社稷存。故秦之盛也,繁法严刑而天下震;及其衰也,百姓怨而海内叛矣。故周王序得其道,千余载不绝;秦本末并失,故不能长。由是观之,安危之统相去远矣。

      鄙谚曰:“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也。”是以君子为国,观之上古,验之当世,参之人事,察盛衰之理,审权势之宜,去就有序,变化因时,故旷日长久而社稷安矣。

  • 离合郡姓名字诗

    两汉 :孔融

    渔父屈节,水潜匿方;

    与时进止,出行施张。

    吕公饥钓,阖口渭旁;

    九域有圣,无土不王。

    好是正直,女回予匡;

    海外有截,隼逝鹰扬。

    六翮不奋,羽仪未彰;

    龙蛇之蛰,俾也可忘。

    玟璇隐曜,美玉韬光。

    无名无誉,放言深藏;

    按辔安行,谁谓路长?

  • 逐贫赋

    两汉 :扬雄

      扬子遁居,离俗独处。左邻崇山,右接旷野,邻垣乞儿,终贫且窭。礼薄义弊,相与群聚,惆怅失志,呼贫与语:“汝在六极,投弃荒遐。好为庸卒,刑戮相加。匪惟幼稚,嬉戏土沙。居非近邻,接屋连家。恩轻毛羽,义薄轻罗。进不由德,退不受呵。久为滞客,其意谓何?人皆文绣,余褐不完;人皆稻粱,我独藜飧。贫无宝玩,何以接欢?宗室之燕,为乐不盘。徒行负笈,出处易衣。身服百役,手足胼胝。或耘或耔,沾体露肌。朋友道绝,进宫凌迟。厥咎安在?职汝为之!舍汝远窜,昆仑之颠;尔复我随,翰飞戾天。舍尔登山,岩穴隐藏;尔复我随,陟彼高冈。舍尔入海,泛彼柏舟;尔复我随,载沉载浮。我行尔动,我静尔休。岂无他人,从我何求?今汝去矣,勿复久留!”

      贫曰:“唯唯。主人见逐,多言益嗤。心有所怀,愿得尽辞。昔我乃祖,宣其明德,克佐帝尧,誓为典则。土阶茅茨,匪雕匪饰。爰及季世,纵其昏惑。饕餮之群,贪富苟得。鄙我先人,乃傲乃骄。瑶台琼榭,室屋崇高;流酒为池,积肉为崤。是用鹄逝,不践其朝。三省吾身,谓予无諐。处君之家,福禄如山。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堪寒能暑,少而习焉;寒暑不忒,等寿神仙。桀跖不顾,贪类不干。人皆重蔽,予独露居;人皆怵惕,予独无虞!”言辞既磬,色厉目张,摄齐而兴,降阶下堂。“誓将去汝,适彼首阳。孤竹二子,与我连行。”

      余乃避席,辞谢不直:“请不贰过,闻义则服。长与汝居,终无厌极。”贫遂不去,与我游息。

首页  1 2 3 4 5 6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