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尧臣

梅尧臣

梅尧臣(1002~1060)字圣俞,世称宛陵先生,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汉族,宣州宣城(今属安徽)人。宣城古称宛陵,世称宛陵先生。初试不第,以荫补河南主簿。50岁后,于皇祐三年(1051)始得宋仁宗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为太常博士。以欧阳修荐,为国子监直讲,累迁尚书都官员外郎,故世称“梅直讲”、“梅都官”。曾参与编撰《新唐书》,并为《孙子兵法》作注,所注为孙子十家著(或十一家著)之一。有《宛陵先生集》60卷,有《四部丛刊》影明刊本等。词存二首。『358篇诗文』

  • 书哀

    宋代 :梅尧臣

    天既丧我妻,又复丧我子!

    两眼虽未枯,片心将欲死。

    雨落入地中,珠沉入海底。

    赴海可见珠,掘地可见水。

    唯人归泉下,万古知已矣!

    拊膺当问谁,憔悴鉴中鬼。

  • 村豪

    宋代 :梅尧臣

    日击收田鼓,时称大有年。

    烂倾新酿酒,饱载下江船。

    女髻银钗满,童袍毳氎鲜。

    里胥休借问,不信有官权。

  • 汝坟贫女

    宋代 :梅尧臣

    时再点弓手,老幼俱集。大雨甚寒,道死者百余人。自壤河至昆阳老牛陂,僵尸相继。

    汝坟贫家女,行哭音凄怆。

    自言有老父,孤独无丁壮。

    郡吏来何暴,县官不敢抗。

    督遣勿稽留,龙钟去携杖。

    勤勤嘱四邻,幸愿相依傍。

    适闻闾里归,问讯疑犹强。

    果然寒雨中,僵死壤河上。

    弱质无以托,横尸无以葬。

    生女不如男,虽存何所当!

    拊膺呼苍天,生死将奈向?

  • 范饶州坐中客语食河豚鱼

    宋代 :梅尧臣

    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

    河豚当是时,贵不数鱼虾。

    其状已可怪,其毒亦莫加。

    忿腹若封豕,怒目犹吴蛙。

    庖煎苟失所,入喉为镆铘。

    若此丧躯体,何须资齿牙?

    持问南方人,党护复矜夸。

    皆言美无度,谁谓死如麻!

    我语不能屈,自思空咄嗟。

    退之来潮阳,始惮飧笼蛇。

    子厚居柳州,而甘食虾蟆。

    二物虽可憎,性命无舛差。

    斯味曾不比,中藏祸无涯。

    甚美恶亦称,此言诚可嘉。

  • 梦登河汉

    宋代 :梅尧臣

    夜梦上河汉,星辰布其傍。

    位次稍能辩,罗列争光芒。

    自箕历牛女,与斗直相当。

    既悟到上天,百事应可详。

    其中有神官,张目如电光。

    玄衣乘苍虬,身佩水玉珰。

    丘蛇与穹鳖,盘结为纪纲。

    我心恐且怪,再拜忽祸殃。

    臣实居下土,不意涉此方。

    既得接威灵,敢问固不量。

    有牛岂不力,何惮使服箱。

    有女岂不工,何惮缝衣裳。

    有斗岂不柄,何惮挹酒浆。

    卷舌不得言,安用施穹苍。

    何彼东方箕,有恶务簸扬。

    唯识此五者,愿言无我忘。

    神官呼我前,告我无不臧。

    上天非汝知,何苦诘其常。

    岂惜尽告汝,於汝恐不庠。

    至如人间疑,汝敢问於王。

    扣头谢神官,臣言大为狂。

    骇汗忽尔觉,残灯荧空堂。

  • 梦后寄欧阳永叔

    宋代 :梅尧臣

    不趁常参久,安眠向旧溪。

    五更千里梦,残月一城鸡。

    适往言犹在,浮生理可齐。

    山王今已贵,肯听竹禽啼。

  • 悼亡三首

    宋代 :梅尧臣

    结发为夫妇,于今十七年。

    相看犹不足,何况是长捐!

    我鬓已多白,此身宁久全?

    终当与同穴,未死泪涟涟。

    每出身如梦,逢人强意多。

    归来仍寂寞,欲语向谁何?

    窗冷孤萤入,宵长一雁过。

    世间无最苦,精爽此销磨。

    从来有修短,岂敢问苍天?

    见尽人间妇,无如美且贤。

    譬令愚者寿,何不假其年?

    忍此连城宝,沉埋向九泉!

  • 东城送运判马察院

    宋代 :梅尧臣

    春风骋巧如翦刀,先裁杨柳后杏桃。

    圆尖作瓣得疏密,颜色又染燕脂牢。

    黄鹂未鸣鸠欲雨,深园静墅声嗷嗷。

    役徒开汴前日放,亦将决水归河槽。

    都人倾望若焦渴,寒食已近沟已淘。

    何当黄流与雨至,雨深一尺水一篙。

    都水御史亦即喜,日夜顺疾回轻舠。

    频年吴楚岁苦旱,一稔未足生脂膏。

    吾愿取之勿求羡,穷鸟困兽易遯逃。

    我今出城勤送子,沽酒不惜典弊袍。

    数途必向睢阳去,太傅大尹皆英豪。

    试乞二公评我说,万分岂不益一毛。

    国给民苏自有暇,东园乃可资游遨。

  • 醉中留别永叔子履

    宋代 :梅尧臣

    新霜未落汴水浅,轻舸惟恐东下迟。

    遶城假得老病马,一步一跛饮人疲。

    到君官舍欲取别,君惜我去频增嘻。

    便步髯奴呼子履,又令开席罗酒卮。

    逡巡陈子果亦至,共坐小室聊伸眉。

    烹鸡庖兔下筹美,盘实飣餖栗与梨。

    萧萧细雨作寒色,厌厌尽醉安可辞。

    门前有客莫许报,我方剧饮冠帻欹。

    文章或论到渊奥,轻重曾不遗毫厘。

    间以辨谑每绝倒,岂顾明日无晨炊。

    六街禁夜犹未去,童仆窃讶吾侪痴。

    谈兵究弊又何益,万口不谓儒者知。

    酒酣耳热试发泄,二子尚乃惊我为。

    露才扬己古来恶,卷舌噤口南方驰。

    江湖秋老鳜鲈熟,归奉甘旨诚其宜。

    但愿音尘寄鸟翼,慎勿却效儿女悲。

  • 苏幕遮·草

    宋代 :梅尧臣

    露堤平,烟墅杳。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独有庾郎年最少。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接长亭,迷远道。堪怨王孙,不记归期早。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

  • 考试毕登铨楼

    宋代 :梅尧臣

    春云浓淡日微光,双阙重门耸建章。

    不上楼来知几日,满城无算柳梢黄。

  • 陶者

    宋代 :梅尧臣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 鲁山山行

    宋代 :梅尧臣

    适与野情惬,千山高复低。

    好峰随处改,幽径独行迷。

    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

    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

  • 东溪

    宋代 :梅尧臣

    行到东溪看水时,坐临孤屿发船迟。

    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着花无丑枝。

    短短蒲茸齐似剪,平平沙石净于筛。

    情虽不厌住不得,薄暮归来车马疲。

  • 古意

    宋代 :梅尧臣

    月缺不改光,剑折不改刚。

    月缺魄易满,剑折铸复良。

    势利压山岳,难屈志士肠。

    男儿自有守,可杀不可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