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舜钦

苏舜钦

苏舜钦(1008—1048)北宋诗人,字子美,开封(今属河南)人,曾祖父由梓州铜山(今四川中江)迁至开封(今属河南)。曾任县令、大理评事、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等职。因支持范仲淹的庆历革新,为守旧派所恨,御史中丞王拱辰让其属官劾奏苏舜钦,劾其在进奏院祭神时,用卖废纸之钱宴请宾客。罢职闲居苏州。后来复起为湖州长史,但不久就病故了。他与梅尧臣齐名,人称“梅苏”。有《苏学士文集》诗文集有《苏舜钦集》16卷,《四部丛刊》影清康熙刊本。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苏舜钦集》。『203篇诗文』

  • 过苏州

    宋代 :苏舜钦

    东出盘门刮眼明,萧萧疏雨更阴晴。

    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

    万物盛衰天意在,一身羁苦俗人轻。

    无穷好景无缘住,旅棹区区暮亦行。

  • 哭曼卿

    宋代 :苏舜钦

    去年春雨开百花,与君相会欢无涯。

    高歌长吟插花醉,醉倒不去眠君家。

    今年恸哭来致奠,忍欲出送攀魂车。

    春辉照眼一如昨,花已破颣兰生芽。

    唯君颜色不复见,精魂飘忽随朝霞。

    归来悲痛不能食,壁上遗墨如栖鸦。

    呜呼死生遂相隔,使我双泪风中斜。

  • 和淮上遇便风

    宋代 :苏舜钦

    浩荡清淮天共流,长风万里送归舟。

    应愁晚泊喧卑地,吹入沧溟始自由!

  • 题花山寺壁

    宋代 :苏舜钦

    寺里山因花得名,繁英不见草纵横。

    栽培剪伐须勤力,花易凋零草易生。

  • 沧浪亭怀贯之

    宋代 :苏舜钦

    沧浪独步亦无悰,聊上危台四望中。

    秋色入林红黯淡,日光穿竹翠玲珑。

    酒徒飘落风前燕,诗社凋零霜后桐。

    君又暂来还径往,醉吟谁复伴衰翁。

  • 庆州败

    宋代 :苏舜钦

    无战王者师,有备军之志。

    天下承平数十年,此语虽存人所弃。

    今岁西戎背世盟,直随秋风寇边城。

    屠杀熟户烧障堡,十万驰骋山岳倾。

    国家防塞今有谁?官为承制乳臭儿。

    酣觞大嚼乃事业,何尝识会兵之机?

    符移火急蒐卒乘,意谓就戮如缚尸。

    未成一军已出战,驱逐急使缘崄巇。

    马肥甲重士饱喘,虽有弓剑何所施?

    连颠自欲堕深谷,虏骑笑指声嘻嘻。

    一麾发伏雁行出,山下奄截成重围。

    我军免胄乞死所,承制面缚交涕洟。

    逡巡下令艺者全,争献小技歌且吹。

    其余劓馘放之去,东走矢液皆淋漓。

    道无耳准若怪兽,不自愧耻犹生归!

    守者沮气陷者苦,尽由主将之所为。

    地机不见欲侥胜,羞辱中国堪伤悲!

  • 淮中晚泊犊头

    宋代 :苏舜钦

    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

    晚泊孤舟古祠下,满川风雨看潮生。

  • 夏意

    宋代 :苏舜钦

    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夏席清 一作:夏簟清)

    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 初晴游沧浪亭

    宋代 :苏舜钦

    夜雨连明春水生,娇云浓暖弄阴晴。

    帘虚日薄花竹静,时有乳鸠相对鸣。

  • 沧浪静吟

    宋代 :苏舜钦

    独绕虚亭步石矼,静中情味世无双。

    山蝉带响穿疏户,野蔓盘青入破窗。

    二子逢时犹死饿,三闾遭逐便沉江。

    我今饱食高眠外,唯恨醇醪不满缸。

  • 水调歌头·沧浪亭

    宋代 :苏舜钦

    潇洒太湖岸,淡伫洞庭山。鱼龙隐处,烟雾深锁渺弥间。方念陶朱张翰,忽有扁舟急桨,撇浪载鲈还。落日暴风雨,归路绕汀湾。

    丈夫志,当景盛,耻疏闲。壮年何事憔悴,华发改朱颜。拟借寒潭垂钓,又恐鸥鸟相猜,不肯傍青纶。刺棹穿芦荻,无语看波澜。

  • 沧浪亭记

    宋代 :苏舜钦

      予以罪废,无所归。扁舟吴中,始僦舍以处。时盛夏蒸燠,土居皆褊狭,不能出气,思得高爽虚辟之地,以舒所怀,不可得也。

      一日过郡学,东顾草树郁然,崇阜广水,不类乎城中。并水得微径于杂花修竹之间。东趋数百步,有弃地,纵广合五六十寻,三向皆水也。杠之南,其地益阔,旁无民居,左右皆林木相亏蔽。访诸旧老,云钱氏有国,近戚孙承右之池馆也。坳隆胜势,遗意尚存。予爱而徘徊,遂以钱四万得之,构亭北碕,号‘沧浪’焉。前竹后水,水之阳又竹,无穷极。澄川翠干,光影会合于轩户之间,尤与风月为相宜。予时榜小舟,幅巾以往,至则洒然忘其归。觞而浩歌,踞而仰啸,野老不至,鱼鸟共乐。形骸既适则神不烦,观听无邪则道以明;返思向之汩汩荣辱之场,日与锱铢利害相磨戛,隔此真趣,不亦鄙哉!

      噫!人固动物耳。情横于内而性伏,必外寓于物而后遣。寓久则溺,以为当然;非胜是而易之,则悲而不开。惟仕宦溺人为至深。古之才哲君子,有一失而至于死者多矣,是未知所以自胜之道。予既废而获斯境,安于冲旷,不与众驱,因之复能乎内外失得之原,沃然有得,笑闵万古。尚未能忘其所寓目,用是以为胜焉!

  • 过池阳游齐山洞

    宋代 :苏舜钦

    城南飞桥跨青溪,度桥并辔千丈堤。堤穷水尽翠微出,系马道旁寻杖藜。

    巉巉石骨不见土,一色新削青玻瓈。怪岩奇壑分左右,绝顶俯睨长江低。

    当时登高插菊处,至今胜日争提携。荒亭已颓断碣仆,霜草满地寒螀啼。

    杜郎风流杳何处,祇有兹山仍号齐。其间一洞景更绝,喜子曾游知旧蹊。

    踰冈陟巘数里险,路断忽复忘东西。石芒钩衣藤挂帽,荒榛丛筱交冥迷。

    遥呼野人问不识,下趋却踏湖边畦。前边佳处似髣髴,兴倦不惜重攀跻。

    径穿蒙密得窍六,俛首匍匐藤拄脐。日光忽漏天宇小,所见正尔如醯鸡。

    流苏承盖结高屋,旁入诘曲房与闺。卦蓍二碑史氏植,欲读柰此苔藓泥。

    斯人好事世亦少,挽置俛视茫无梯。崖间名字半磨灭,后来游者犹堪稽。

    摸碑幸寄却细读,我思仍欲烦镌题。

  • 演化琴德素高昔尝供奉先帝闻予所藏宝琴而挥弄不忍去因为作歌以写其意云

    宋代 :苏舜钦

    双塔老师古突兀,索我瑶琴一挥拂。风吹仙籁下虚空,满坐沈沈竦毛骨。

    按抑不知声在指,指自不知心所起。节奏可尽韵可收,时于疏澹之中寄深意。

    意深味薄我独知,陶然直到羲皇世。曲终瞑目师不言,忽言昔常奉至尊。

    祥符天子政多暇,诏求绝艺传中阍。紫宸仗退霜日红,随鞭入对蓬莱宫。

    平戎一弄沃舜聪,貂珰壁立亦动容。紫兰之袍出禁府,声华一日千门通。

    今来老病卧泽国,赏音不遇前事空。一双玉鹤天上飞,人间但见枯死桐。

    幸逢宝器惬心手,因声感旧涕洒胸。顾我踟蹰不忍去,将行更欲留悲风。

  • 和菱溪石歌

    宋代 :苏舜钦

    滁州信至诧双石,云初得自菱水滨。长篇称夸语险绝,欲使来者不复言。

    画图突兀亦颇怪,张之屋壁惊心魂。麒麟才生头角异,混沌虽死窍凿存。

    琅邪之郡偏且僻,得石固可骇众观。予尝飞帆入震泽,穷探异境登龟鼋。

    居民百户石为业,日夜采琢山不贫。山前森列战白浪,犹似万百铁马群。

    雨昏浪打岁月古,千株万穴僵复奔。自嗟才力本衰弱,安敢抵敌为之文。

    况兹出产极易致,乡俗见惯不甚尊。彼以至少合贵重,胡为久弃如隐沦。

    偶逢积识见奖拔,众目今乃称奇珍。百人拥持大车载,城市观走风涛翻。

    立于新亭面幽谷,共为澡刷泥沙痕。凉泉下照嘉树阴,翠影澄澹留烟云。

    褒以篇章绘缣素,积岁汨没一旦伸。苟非高贤独赏激,终古弃卧于穷津。

    世人爱憎逐兴废,使我吟叹伤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