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补之

晁补之 (字无咎 | 号归来子)

晁补之(公元1053年—公元1110年),字无咎,号归来子,汉族,济州巨野(今属山东巨野县)人,北宋时期著名文学家。为“苏门四学士”(另有北宋诗人黄庭坚、秦观、张耒)之一。曾任吏部员外郎、礼部郎中。 工书画,能诗词,善属文。与张耒并称“晁张”。其散文语言凝练、流畅,风格近柳宗元。诗学陶渊明。其词格调豪爽,语言清秀晓畅,近苏轼。但其诗词流露出浓厚的消极归隐思想。著有《鸡肋集》、《晁氏琴趣外篇》等。

  • 摸鱼儿·东皋寓居

    宋代 :晁补之

    买陂塘、旋栽杨柳,依稀淮岸江浦。东皋嘉雨新痕涨,沙觜鹭来鸥聚。堪爱处最好是、一川夜月光流渚。无人独舞。任翠幄张天,柔茵藉地,酒尽未能去。

    青绫被,莫忆金闺故步。儒冠曾把身误。弓刀千骑成何事,荒了邵平瓜圃。君试觑。满青镜、星星鬓影今如许。功名浪语。便似得班超,封侯万里,归计恐迟暮。

  • 八六子(重九即事呈徐倅·祖禹十六叔)

    宋代 :晁补之

    喜秋晴。淡云萦缕,天高群雁南征。正露冷初减兰红,风紧潜凋柳翠,愁人漏长梦惊。

    重阳景物凄清。渐老何时无事,当歌好在多情。暗自想、朱颜并游同醉,官名缰锁,世路蓬萍。难相见,赖有黄花满把,从教渌酒深倾。醉休醒。醒来旧愁旋生。

  • 惜分飞(代别)

    宋代 :晁补之

    消暑楼前双溪市。尽住水晶宫里。人共荷花丽。更无一点尘埃气。

    不会史君匆匆至。又作匆匆去计。谁解连红袂。大家都把兰舟系。

  • 外舅杜寺丞永城守水作诗寄呈

    宋代 :晁补之

    雪消冰动看通津,草长江南岸岸春。

    莫唱龙舟五更曲,扬州杨柳解愁人。

  • 洞仙歌·泗州中秋作

    宋代 :晁补之

    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永夜闲阶卧桂影。露凉时、零乱多少寒螀,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

    水晶帘不下,云母屏开,冷浸佳人淡脂粉。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尊,投晓共、流霞倾尽。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

  • 盐角儿·亳社观梅

    宋代 :晁补之

    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

    占溪风,留溪月。堪羞损、山桃如血。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别。

  • 忆少年·别历下

    宋代 :晁补之

    无穷官柳,无情画舸,无根行客。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画园林溪绀碧。算重来、尽成陈迹。刘郎鬓如此,况桃花颜色。

  • 水龙吟·次歆林圣予惜春

    宋代 :晁补之

    问春何苦匆匆,带风伴雨如驰骤。幽葩细萼,小园低槛,壅培未就。吹尽繁红,占春长久,不如垂柳。算春长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间有。

    春恨十常八九,忍轻孤、芳醪经口。那知自是,桃花结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来风味,春归时候。纵樽前痛饮,狂歌似旧,情难依旧。

  • 临江仙·绿暗汀洲三月暮

    宋代 :晁补之

    绿暗汀洲三月暮,落花风静帆收。垂杨低映木兰舟。半篙春水滑,一段夕阳愁。

    灞水桥东回首处,美人新上帘钩。青鸾无计入红楼。行云归楚峡,飞梦到扬州。

  • 洞仙歌

    宋代 :晁补之

    温江异果,惟有泥山贵。驿送江南数千里。半含霜,轻噀雾,曾怯吴姬,亲赠我,绿橘黄柑怎比。

    双亲云水外,游子空怀,惆怅无人可归遗。报周郎、须念我,物少情多,春酒醉,独胜甜桃醋李。况灯火楼台近无宵,似不减年时,袖中香味。

  • 二十八舍歌

    宋代 :晁补之

    戎菽有角原桑黄,客愁唧啧闻扈亢。

    转蓬无氐行役晚,蟋蟀在房思妇惋。

    男儿有心事弧矢,十年风光随马尾。

    长须舂米婢借箕,斗酒为君聊解颐。

    谁怜长夜饭牛苦,安能卧泣羞儿女。

    平生未入君此室,一庐翛然四壁立。

    文章奎躔动圆天,贫有余富黔娄贤。

    功名不羞烂羊胃,灭昴擒胡未能计。

    谁能简毕老此生,不用诹嘴招忿争。

    世事参商君此行,桂酒椒浆石井美。

    山鬼幽篁衣薜荔,暮江老柳系归船。

    蛟宫涵星动深渊,张帆自惯夕风恬。

    九折摧轮鹄翼短,他年君车当轸转。

  • 马当风涛中

    宋代 :晁补之

    从祖昔为州别驾,上书尝欲径枞阳。

    乘危更觉思遗迹,惭愧篙师戒马当。

  • 青玉案·三年宋玉墙东畔

    宋代 :晁补之

    三年宋玉墙东畔。怪相见、常低面。一曲文君芳心乱。匆匆依旧,吹散,月淡梨花馆。秋娘苦妒浮金盏。漏些子堪猜是娇盼。归去相思肠应断。五更无寐,一怀好事,依旧蓝桥远。

  • 忆少年·无穷官柳

    宋代 :晁补之

    无穷官柳,无柳画舸,无根行客。

    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画园林溪绀碧,算重来、尽成陈迹。

    刘郎鬓如此,况桃花颜色。

  • 金凤钩·送春

    宋代 :晁补之

    春辞我,向何处?怪草草、夜来风雨。一簪华发,少欢饶恨,无计殢春且住。

    春回常恨寻无路,试向我、小园徐步。一栏红药,倚风含露。春自未曾归去。

  • 斗百花(汶妓褚延娘)

    宋代 :晁补之

    脸色朝霞红腻。眼色秋波明媚。云度小钗浓鬓。雪秀轻绮香臂。不语凝情,教人唤得回头,斜盼未知何意。百态生珠翠。

    低问石上,凿井何由及底。微向耳边,同心有缘千里。饮散西池,凉蟾正满纱窗,一语系人心里。

  • 喜朝天(秦宅作,海棠)

    宋代 :晁补之

    众芳残。海棠正轻盈,绿鬓朱颜。碎锦繁绣,更柔柯映碧,纤搊匀殷。谁与将红间白,采薰笼、仙衣覆斑斓。如有意、浓妆淡抹,斜倚栏干。

    夭饶向晚春后,惯因欹晴景,愁怕朝寒。纵有狂雨,便离披损,不奈幽闲。素李来禽总俗,谩遮映、终羞格疏顽。谁采顾,斜风教舞,月下庭间。

  • 万年欢(次韵和季良)

    宋代 :晁补之

    忆昔论心,尽青云少年,燕赵豪俊。二十南游,曾上会稽千仞。捐袂江中往岁,有骚人、兰荪遗韵。嗟管鲍、当日贫交,半成翻手难信。

    君如未遇元礼,肯抽身盛时,寻我幽隐。此事谈何容易,骥才方骋。彩舫红妆围定,笑西风、黄花班鬓。君欲问、投老生涯,醉乡岐路偏近。

  • 好事近(南都寄历下人)

    宋代 :晁补之

    丝管闹南湖,湖上醉游时晚。独看小桥官柳,泪无言偷满。

    坐中谁唱解愁辞,红妆劝金盏。物是奈人非是,负东风心眼。

  • 斗百花

    宋代 :晁补之

    斜日东风深院。绣幕低迷归燕。潇洒小屏娇面,仿佛灯前初见。与选筵中,银盆半拆姚黄,插向凤凰钗畔。微笑遮纨扇。

    教展香裀,看舞霓裳促遍。红飐翠翻,惊鸿乍拂秋岸。柳困花慵,盈盈自整罗巾,须劝倒金盏。

首页  1 2 3 4 5 6 7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