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

陈子昂 (字伯玉)

陈子昂(约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汉族,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光宅进士,历仕武则天朝麟台正字、右拾遗。解职归乡后受人所害,忧愤而死。其存诗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诗38首,《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台歌》。『167篇诗文』

  • 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

    唐代 :陈子昂

    丁酉岁,吾北征。出自蓟门,历观燕之旧都,其城池霸异,迹已芜没矣。乃慨然仰叹。忆昔乐生、邹子,群贤之游盛矣。因登蓟丘,作七诗以志之。寄终南卢居士。亦有轩辕之遗迹也。

    北登蓟丘望,求古轩辕台。

    应龙已不见,牧马空黄埃。

    尚想广成子,遗迹白云隈。

    南登碣石阪,遥望黄金台。

    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

    霸图怅已矣,驱马复归来。

    王道已沦昧,战国竞贪兵。

    乐生何感激,仗义下齐城。

    雄图竟中夭,遗叹寄阿衡。

    秦王日无道,太子怨亦深。

    一闻田光义,匕首赠千金。

    其事虽不立,千载为伤心。

    自古皆有死,徇义良独稀。

    奈何燕太子,尚使田生疑。

    伏剑诚已矣,感我涕沾衣。

    大运沦三代,天人罕有窥。

    邹子何寥廓,漫说九瀛垂。

    兴亡已千载,今也则无推。

    逢时独为贵,历代非无才。

    隗君亦何幸,遂起黄金台。

  • 度峡口山赠乔补阙知之王二无竞

    唐代 :陈子昂

    峡口大漠南,横绝界中国。

    丛石何纷纠,赤山复翕赩。

    远望多众容,逼之无异色。

    崔崒乍孤断,逶迤屡回直。

    信关胡马冲,亦距汉边塞。

    岂依河山险,将顺休明德。

    物壮诚有衰,势雄良易极。

    逦迤忽而尽,泱漭平不息。

    之子黄金躯,如何此荒域。

    云台盛多士,待君丹墀侧。

  • 题祀山烽树赠乔十二侍御

    唐代 :陈子昂

    汉庭荣巧宦,云阁薄边功。

    可怜骢马使,白首为谁雄。

  • 晚次乐乡县

    唐代 :陈子昂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

    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

    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

    如何此时恨,噭噭夜猿鸣。

  • 送著作佐郎崔融等从梁王东征

    唐代 :陈子昂

    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

    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

    海气侵南部,边风扫北平。

    莫卖卢龙塞,归邀麟阁名。

  • 春夜别友人二首·其二

    唐代 :陈子昂

    紫塞白云断,青春明月初。

    对此芳樽夜,离忧怅有馀。

    清冷花露满,滴沥檐宇虚。

    怀君欲何赠,愿上大臣书。

  • 春夜别友人二首·其一

    唐代 :陈子昂

    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

    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

  • 送魏大从军

    唐代 :陈子昂

    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

    怅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

    雁山横代北,狐塞接云中。

    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

  • 送东莱王学士无竞

    唐代 :陈子昂

    宝剑千金买,平生未许人。

    怀君万里别,持赠结交亲。

    孤松宜晚岁,众木爱芳春。

    已矣将何道,无令白发新。

  • 白帝城怀古

    唐代 :陈子昂

    日落沧江晚,停桡问土风。

    城临巴子国,台没汉王宫。

    荒服仍周甸,深山尚禹功。

    岩悬青壁断,地险碧流通。

    古木生云际,归帆出雾中。

    川途去无限,客思坐何穷。

  • 度荆门望楚

    唐代 :陈子昂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

    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

    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 岘山怀古

    唐代 :陈子昂

    秣马临荒甸,登高览旧都。

    犹悲堕泪碣,尚想卧龙图。

    城邑遥分楚,山川半入吴。

    丘陵徒自出,贤圣几凋枯!

    野树苍烟断,津楼晚气孤。

    谁知万里客,怀古正踌蹰。

  • 燕昭王

    唐代 :陈子昂

    南登碣石馆,遥望黄金台。

    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

    霸图今已矣,驱马复归来。

  • 感遇诗三十八首·其十九

    唐代 :陈子昂

    圣人不利己,忧济在元元。

    黄屋非尧意,瑶台安可论?

    吾闻西方化,清净道弥敦。

    奈何穷金玉,雕刻以为尊?

    云构山林尽,瑶图珠翠烦。

    鬼工尚未可,人力安能存?

    夸愚适增累,矜智道逾昏。

  • 酬晖上人秋夜山亭有赠

    唐代 :陈子昂

    皎皎白林秋,微微翠山静。

    禅居感物变,独坐开轩屏。

    风泉夜声杂,月露宵光冷。

    多谢忘机人,尘忧未能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