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苏轼 (字子瞻 | 号东坡居士)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艺术表现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世有巨大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论画主张神似,提倡“士人画”。著有《苏东坡全集》和《东坡乐府》等。

  • 送顿起

    宋代 :苏轼

    客路相逢难,为乐常不足。

    临行挽衫袖,更尝折残菊。

    酒阑不忍去,共接一寸烛。

    留君终无穷,归驾不免促。

    岱宗已在眼,一往继前躅。

    佳人亦何念,凄断阳关曲。

    天门四十里,夜看扶桑浴。

    回头望彭城,大海浮一粟。

    故人在其下,尘土相豗蹴。

    惟有黄楼诗,千古配淇澳。

  •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宋代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宋代 :苏轼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何似 一作:何时;又恐 一作:惟 / 唯恐)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长向 一作:偏向)

  •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宋代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肠断 一作:断肠)

  • 蝶恋花·京口得乡书

    宋代 :苏轼

    雨后春容清更丽。只有离人,幽恨终难洗。北固山前三面水。碧琼梳拥青螺髻。

    一纸乡书来万里。问我何年,真个成归计。白首送春拚一醉。东风吹破千行泪。

  • 李思训画长江绝岛图

    宋代 :苏轼

    山苍苍,水茫茫,大孤小孤江中央。

    崖崩路绝猿鸟去,惟有乔木搀天长。

    客舟何处来,棹歌中流声抑扬。

    沙平风软望不到,孤山久与船低昂。

    峨峨两烟鬟,晓镜开新妆。

    舟中贾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

  • 木兰花令·元宵似是欢游好

    宋代 :苏轼

    元宵似是欢游好。何况公庭民讼少。万家游赏上春台,十里神仙迷海岛。

    平原不似高阳傲。促席雍容陪语笑。坐中有客最多情,不惜玉山拚醉倒。

  • 惠崇春江晚景二首 / 惠崇春江晓景二首

    宋代 :苏轼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两两归鸿欲破群,依依还似北归人。

    遥知朔漠多风雪,更待江南半月春。

  • 点绛唇·红杏飘香

    宋代 :苏轼

    红杏飘香,柳含烟翠拖轻缕。水边朱户。尽卷黄昏雨。

    烛影摇风,一枕伤春绪。归不去。凤楼何处。芳草迷归路。

  • 望海楼晚景五绝

    宋代 :苏轼

    海上涛头一线来,楼前指顾雪成堆。

    从今潮上君须上,更看银山二十回。

    横风吹雨入楼斜,壮观应须好句夸。

    雨过潮平江海碧,电光时掣紫金蛇。

    青山断处塔层层,隔岸人家唤欲应。

    江上秋风晚来急,为传钟鼓到西兴。

    楼下谁家烧夜香,玉笙哀怨弄初凉。

    临风有客吟秋扇,拜月无人见晚妆。

    沙河灯火照山红,歌鼓喧喧笑语中。

    为问少年心在否,角巾欹侧鬓如蓬。

  • 谒金门·秋兴

    宋代 :苏轼

    秋池阁。风傍晓庭帘幕。霜叶未衰吹未落。半惊鸦喜鹊。

    自笑浮名情薄。似与世人疏略。一片懒心双懒脚。好教闲处著。

  • 瑞鹧鸪·城头月落尚啼乌

    宋代 :苏轼 寒食未明至湖上。太守未来,两县令先在。

    城头月落尚啼乌。朱舰红船早满湖。鼓吹未容迎五马,水云先已漾双凫。

    映山黄帽螭头舫,夹岸青烟鹊尾炉。老病逢春只思睡,独求僧榻寄须臾。

  • 黠鼠赋

    宋代 :苏轼

      苏子夜坐,有鼠方啮。拊床而止之,既止复作。使童子烛之,有橐中空。嘐嘐聱聱,声在橐中。曰:“噫!此鼠之见闭而不得去者也。”发而视之,寂无所有,举烛而索,中有死鼠。童子惊曰:“是方啮也,而遽死也?向为何声,岂其鬼耶?”覆而出之,堕地乃走,虽有敏者,莫措其手。

      苏子叹曰:“异哉,是鼠之黠也!闭于橐中,橐坚而不可穴也。故不啮而啮,以声致人;不死而死,以形求脱也。吾闻有生,莫智于人。扰龙伐蛟,登龟狩麟,役万物而君之,卒见使于一鼠,堕此虫之计中,惊脱兔于处女,乌在其为智也?”

      坐而假寐,私念其故。若有告余者,曰:“汝为多学而识之,望道而未见也,不一于汝而二于物,故一鼠之啮而为之变也。人能碎千金之璧而不能无失声于破釜,能搏猛虎不能无变色于蜂虿,此不一之患也。言出于汝而忘之耶!”余俛而笑,仰而觉。使童子执笔,记余之作。

  • 稼说送张琥

    宋代 :苏轼

    曷(盍)尝观于富人之稼乎?其田美而多,其食足而有余。其田美而多,则可以更休,而地力得全;其食足而有余,则种之常不后时,而敛之常及其熟。故富人之稼常美,少秕而多实,久藏而不腐。

    今吾十口之家,而共百亩之田。寸寸而取之,日夜以望之,锄、铚 、耰、艾,相寻于其上者如鱼鳞,而地力竭矣。种之常不及时,而敛之常不待其熟。此岂能复有美稼哉?

    古之人,其才非有以大过今之人也。平居所以自养而不敢轻用,以待其成者,闵闵焉,如婴儿之望之长也。弱者养之,以至于刚;虚者养之,以至于充。三十而后仕,五十而后爵。信于久屈之中,而用于至足之后;流于既溢之余,而发于持满之末。此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而今之君子所以不及也。

    吾少也有志于学,不幸而早得与吾子同年,吾子之得,亦不可谓不早也。吾今虽欲自以为不足,而众已妄推之矣。呜呼!吾子其去此,而务学也哉!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吾告子止于此矣。

    子归过京师而问焉,有曰辙、子由者,吾弟也,其亦以是语之。

  • 记承天寺夜游 / 记承天夜游

    宋代 :苏轼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宋代 :苏轼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 守岁

    宋代 :苏轼

    欲知垂尽岁,有似赴壑蛇。

    修鳞半已没,去意谁能遮。

    况欲系其尾,虽勤知奈何。

    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

    晨鸡且勿唱,更鼓畏添挝。

    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

    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

    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

  • 好事近·烟外倚危楼

    宋代 :苏轼

    烟外倚危楼,初见远灯明灭。却跨玉虹归去、看洞天星月。

    当时张范风流在,况一尊浮雪。莫问世间何事、与剑头微吷。

  • 送贾讷倅眉

    宋代 :苏轼

    老翁山下玉渊回,手植青松三万栽。

    父老得书知我在,小轩临水为君开。

    试看一一龙蛇活,更听萧萧风雨哀。

    便与甘棠同不剪,苍髯白甲待归来。

  • 纵笔三首·其二

    宋代 :苏轼

    父老争看乌角巾,应缘曾现宰官身。

    溪边古路三叉口,独立斜阳数过人。

首页  1 2 3 4 5 6 7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