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苏轼 (字子瞻 | 号东坡居士)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艺术表现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世有巨大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论画主张神似,提倡“士人画”。著有《苏东坡全集》和《东坡乐府》等。『2479篇诗文』

  • 李思训画长江绝岛图

    宋代 :苏轼

    山苍苍,水茫茫,大孤小孤江中央。

    崖崩路绝猿鸟去,惟有乔木搀天长。

    客舟何处来,棹歌中流声抑扬。

    沙平风软望不到,孤山久与船低昂。

    峨峨两烟鬟,晓镜开新妆。

    舟中贾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

  • 猪肉颂

    宋代 :苏轼

    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 南歌子·寓意

    宋代 :苏轼

    雨暗初疑夜,风回忽报晴。淡云斜照著山明。细草软沙溪路、马蹄轻。

    卯酒醒还困,仙材梦不成。蓝桥何处觅云英。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 馈岁 / 别岁 / 守岁

    宋代 :苏轼 岁晚相与馈问为馈岁酒食相邀呼为别岁至除夜达旦不眠为守岁蜀之风俗如是余官于岐下岁暮思归而不可得故为此三诗以寄子由

    馈岁

    农功各已收,岁事得相佐。

    为欢恐无及,假物不论货。

    山川随出产,贫富称小大。

    置盘巨鲤横,发笼双兔卧。

    富人事华靡,彩绣光翻座。

    贫者愧不能,微挚出舂磨。

    官居故人少,里巷佳节过。

    亦欲举乡风,独唱无人和。

    别岁

    故人适千里,临别尚迟迟。

    人行犹可复,岁行那可追!

    问岁安所之?远在天一涯。

    已逐东流水,赴海归无时。

    东邻酒初熟,西舍豕亦肥。

    且为一日欢,慰此穷年悲。

    勿嗟旧岁别,行与新岁辞。

    去去勿回顾,还君老与衰。

    守岁

    欲知垂尽岁,有似赴壑蛇。

    修鳞半已没,去意谁能遮?

    况欲系其尾,虽勤知奈何!

    儿童强不睡,相守夜讙哗。

    晨鸡且勿唱,更鼓畏添挝。

    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

    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

    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

  • 自金山放船至焦山

    宋代 :苏轼

    金山楼观何眈眈,撞钟击鼓闻淮南。

    焦山何有有修竹,采薪汲水僧两三。

    云霾浪打人迹绝,时有沙户祈春蚕。

    我来金山更留宿,而此不到心怀惭。

    同游尽返决独往,赋命穷薄轻江潭。

    清晨无风浪自涌,中流歌啸倚半酣。

    老僧下山惊客至,迎笑喜作巴人谈。

    自言久客忘乡井,只有弥勒为同龛。

    困眠得就纸帐暖,饱食未厌山蔬甘。

    山林饥卧古亦有,无田不退宁非贪。

    展禽虽未三见黜,叔夜自知七不堪。

    行当投劾谢簪组,为我佳处留茅庵。

  • 石鼓歌

    宋代 :苏轼

    冬十二月岁辛丑,我初从政见鲁叟。

    旧闻石鼓今见之,文字郁律蛟蛇走。

    细观初以指画肚,欲读嗟如钳在口。

    韩公好古生已迟,我今况又百年后!

    强寻偏旁推点画,时得一二遗八九。

    我车既攻马亦同,其鱼惟鲔贯之柳。

    古器纵横犹识鼎,众星错落仅名斗。

    模糊半已隐瘢胝,诘曲犹能辨跟肘。

    娟娟缺月隐云雾,濯濯嘉禾秀稂莠。

    漂流百战偶然存,独立千载谁与友?

    上追轩颉相唯诺,下揖冰斯同鷇鹁。

    忆昔周宣歌鸿雁,当时籀史变蝌蚪。

    厌乱人方思圣贤,中兴天为生耆耈。

    东征徐虏阚虓虎,北伐犬戎随指嗾。

    象胥杂沓贡狼鹿,方召联翩赐圭卣。

    遂因鼓鼙思将帅,岂为考击烦蒙瞍。

    何人作颂比崧高,万古斯文齐岣嵝。

    勋劳至大不矜伐,文武未远犹忠厚。

    欲寻年岁无甲乙,岂有文字谁记某。

    自从周衰更七国,竟使秦人有九有。

    扫埽诗书诵法律,投弃俎豆陈鞭杻。

    当年何人佐祖龙?上蔡公子牵黄狗。

    登山刻石颂功烈,后者无继前无偶。

    皆云皇帝巡四国,烹灭强暴救黔首。

    六经既已委灰尘,此鼓亦当随击掊。

    传闻九鼎沦泗上,欲使万夫沉水取。

    暴君纵欲穷人力,神物义不污秦垢。

    是时石鼓何处避?无乃天工令鬼守。

    兴亡百变物自闲,富贵一朝名不朽。

    细思物理坐叹息,人生安得如汝寿。

  • 次韵秦太虚见戏耳聋

    宋代 :苏轼

    君不见诗人借车无可载,留得一钱何足赖!

    晚年更似杜陵翁,右臂虽存耳先聩。

    人将蚁动作牛斗,我觉风雷真一噫。

    闻尘扫尽根性空,不须更枕清流派。

    大朴初散失浑沌,六凿相攘更胜坏。

    眼花乱坠酒生风,口业不停诗有债。

    君知五蕴皆是贼,人生一病今先差。

    但恐此心终未了,不见不闻还是碍。

    今君疑我特佯聋,故作嘲诗穷险怪。

    须防额痒出三耳,莫放笔端风雨快。

  • 倦夜

    宋代 :苏轼

    倦枕厌长夜,小窗终未明。

    孤村一犬吠,残月几人行。

    衰鬓久已白,旅怀空自清。

    荒园有络纬,虚织竟何成。

  • 减字木兰花·维熊佳梦

    宋代 :苏轼 过吴兴,李公择生子三日,会客, 作此词戏之。

    维熊佳梦,释氏老君亲抱送。壮气横秋,未满三朝已食牛。

    犀钱玉果,利市平分沾四座。多谢无功,此事如何着得侬。

  • 减字木兰花·以大琉璃杯劝王仲翁

    宋代 :苏轼

    海南奇宝。铸出团团如栲栳。曾到昆仑。乞得山头玉女盆。

    绛州王老。百岁痴顽推不倒。海口如门。一派黄流已电奔。

  • 减字木兰花·空床响琢

    宋代 :苏轼

    空床响琢,花上春禽冰上雹。醉梦尊前,惊起湖风入坐寒。

    转关镬索,春水流弦霜入拨。月堕更阑,更请宫高奏独弹。

  • 菩萨蛮·咏足

    宋代 :苏轼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

    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 送参寥师

    宋代 :苏轼

    上人学苦空,百念已灰冷。

    剑头唯一吷,焦谷无新颖。

    胡为逐吾辈,文字争蔚炳?

    新诗如玉屑,出语便清警。

    退之论草书,万事未尝屏。

    忧愁不平气,一寓笔所骋。

    颇怪浮屠人,视身如丘井。

    颓然寄淡泊,谁与发豪猛?

    细思乃不然,真巧非幻影。

    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

    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

    阅世走人间,观身卧云岭。

    成酸杂众好,中有至味永。

    诗法不相妨,此语当更请。

  • 和子由苦寒见寄

    宋代 :苏轼

    人生不满百,一别费三年。

    三年吾有几,弃掷理无还。

    长恐别离中,摧我鬓与颜。

    念昔喜著书,别来不成篇。

    细思平时乐,乃谓忧所缘。

    吾従天下士,莫如与子欢。

    羡子久不出,读书虱生毡。

    丈夫重出处,不退要当前。

    西羌解仇隙,猛士忧塞壖。

    庙谋虽不战,虏意久欺天。

    山西良家子,锦缘貂裘鲜。

    千金买战马,百宝妆刀环。

    何时逐汝去,与虏试周旋。

  • 书林逋诗后

    宋代 :苏轼

    吴侬生长湖山曲,呼吸湖光饮山渌。

    不论世外隐君子,佣儿贩妇皆冰玉。

    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

    我不识君曾梦见,瞳子了然光可烛。

    遗篇妙字处处有,步绕西湖看不足。

    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西台差少肉。

    平生高节已难继,将死微言犹可录。

    自言不作封禅书,更肯悲吟白头曲!

    我笑吴人不好事,好作祠堂傍修竹。

    不然配食水仙王,一盏寒泉荐秋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