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松鹤

黄松鹤

黄松鹤化名为正一,1917年生,紫云县松山镇人。1941年,经张恒兹介绍,黄松鹤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黄松鹤在地下党的领导下,扎根家乡,致力革命,度过了10多个峥嵘岁月,直至迎来解放。1951年3月,人民政权初建,百废待举,情况错综复杂,阶级敌人蛊惑中伤。同年3月15日,黄松鹤被错杀。1985年3月1日,中共紫云自治县委、紫云自治县人民政府为黄松鹤平反昭雪,认定中国共产党党籍,追认为革命烈士。『211篇诗文』

人物生平

黄松鹤幼年勤奋好学,喜读史书,有强烈的求知欲望。1932年小学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安顺四中。1935年,黄松鹤毕业回乡,在紫云城区小学任教。翌年,共产党员张恒兹受中共贵州省工委派遣,到紫云从事地下革命活动,与黄松鹤结识,共同的理想和信念,使他俩很快成为知心朋友。经张恒兹介绍,黄松鹤阅读了《新华日报》、《群众》等进步报刊,吸吮了丰富的政治营养。张恒兹经常对他灌输革命思想,启迪开阔视野,在潜移默化之中,黄松鹤初步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

“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日寇大举入侵中国。黄松鹤离开紫云,赴贵州省立青岩乡村师范学校就读。1938年在学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是该组织的活跃分子之一。每次假期返家,便同张恒兹共同学习哲学,讨论抗战形势,商讨救亡大计。1938年冬,日军长驱直入,逼近贵州。国难当头,人心惶惶,黄松鹤所在的乡村师范学校奉命搬迁榕江。

榕江地处黔东南边陲,交通闭塞,地广人稀。当时,除少数军用车辆在公路行驶外,其余车子都已停开。学生只得自行携带行李,步行前往学校。黄松鹤与同学们长途跋涉,辗转10余县市,行程1000多里,饱经风霜,兼有匪患之忧,苦不堪言。沿途所见,市镇萧条,田土荒芜,乞丐成群,一片凄凉景象。他对同学们激奋地说:“日寇猖獗,政府消极抗战,以致失地千里,我们有责任革除弊政,挽救危亡。”

1941年,经张恒兹介绍,黄松鹤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黄松鹤在地下党的领导下,扎根家乡,致力革命,度过了10多个峥嵘岁月,直至迎来解放。

紫云师训班是培养小学师资的场所,学生多是出身贫寒,思想倾向进步,其中不少人在小学时就受过黄松鹤的教诲,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训练班还聘有周渊、陆企桓等爱国教师,他们拥护党的抗日主张,富于正义感,关心青年一代和进步和成长。因此,地下党组织把师训班作为宣传抗日和培养革命骨干的基地。

1945年,黄松鹤在紫云城关小学担任校长,教导主任姓伍,广东人,是省教育厅安插的一颗“钉子”。为了便于开展活动,黄松鹤决意扫除障碍,以学生听不懂广东话为理由,几经周折,将其辞退,把在大营隐蔽的地下党员洪鼎任为教导主任,又聘请王起科为教师。他们把灌输爱国主义思想作为教学的重要内容,学校的抗日救亡宣传非常活跃。他们举办的壁报,内容丰富,形式活泼多样,除及时报导全国抗日消息外,还摘载《新华日报》的文章,很受群众欢迎。后来扩大版面张贴街头,收到了积极宣传的效果。

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紫云设立合作金库,经理曾昭荣是一位有强烈爱国思想的志士,慷慨耿直,豪迈不拘,助人为乐,一些地方爱国官员和青年学生因倾慕其品德而出入金库,在机关团体中有一定的影响。黄松鹤为结交这位志友,经常登门造访,开怀谈心,与之结成干亲家,后又介绍张恒兹与曾昭荣往来,3人志趣相投,常彻夜交谈,被人誉为“岁寒三友”。在曾昭荣的帮助下,黄松鹤还结识了金库助理曾宪文、会计张昌群、合作室主任陆企桓、职员尹良昌等。党的许多秘密活动都在金库磋商,得到曾昭荣等人的掩护和支持,金库实际上成为地下党活动的一个重要据点。

县长刘锡珍对黄松鹤和活动惶恐不安,把他列入“异党嫌疑分子”名单,将他从师训班调到猫营小学,企图限制其活动。黄松鹤到猫营后,继续高举抗日救国的旗帜,组织学校师生走出校园,向广大民众作宣传,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的投降卖国行为,动员民众起来抗日。对此反动派更加恼怒,刘锡珍遂指派保安大队特务干事姚龙云,带领几个特务潜入猫营,伺机进行暗杀,幸得在县政府任无线电报务员的进步青年钱大儒透露消息,迅速隐蔽,方免一难。

1941的秋,地下党采用合法斗争的手段,组织反对国民党紫云县长刘锡珍的斗争,取得了胜利,锻炼了党员和群众,显示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威力。在这场斗争中,为了扩大反刘阵线,孤立顽固势力,黄松鹤呕心沥血,四处奔走串联,揭露刘锡珍的累累劣迹。又通过省参议员刘聘臣等人的关系,对一批身居要职的地方官员晓以大义,使他们丢掉疑虑,毅然走到反刘锡珍的队伍中来。由于各方通力合作,又得到省有关当局爱国官员的积极协助,刘锡珍终于被撤职查办,为人民除掉一害。

1944年,国民党贵阳宪兵队来紫云搜罗兵员,黄松鹤在党组织的授意下,四出活动,揭露国民党宪特机器维护反动统治,镇压革命人民的反动阴谋,教育青年提高警惕,切勿上当受骗,党组织还派人张贴告示,向敌人发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忠告,结果宪兵队在紫云一无所得,只好灰溜溜地撤走。

1943年前后,国民党顽固派加紧镇压革命力量。安紫边区党的活动接连受到损失。紫镇边界武装斗争失败,一批领导骨干有的被捕或牺牲,有的被迫转移隐蔽,地下党一度处于相当艰难的时期。黄松鹤怀着坚定的革命信念,一如既往,奋斗不息,利用合法职业与敌周旋,协助张恒兹把党的活动坚持下来。

黄松鹤懂得“革命无枪杆子不行,枪杆子不会用也不行”的道理。经他建议,地下党决定组织一次地下军训。当时条件极其困难,枪弹不易筹集,黄松鹤说服了母亲和妻子,把家中几亩田土和部分谷子卖掉,加上其他人的资助,设法买了几支步枪和2支手枪,将短枪交给张恒兹、胡博作防身之用。地下军训就在他的老家——磨南进行,培养了一批军事骨干,为后来开展游击武装斗争打下了基础。

黄松鹤自从捐资购买武装以后,家庭经济一度拮据,但得到贤妻良母的理解和支持。全家人刻苦简朴,仍就时刻惦记着有困难的战友。当时由外地来紫云活动同志,大都生活困难,黄松鹤总是体贴入微,为其安排生活,谋求职业,协助工作,使他们感受到党和同志们的温暖。有的家庭负担较重,加上货币贬值,百物昂贵,难以维持生计。他或解囊相助,或借贷应急,为使他们解除后顾之忧。黄松鹤毁家纾难的举动,人们亲切地称他为“红色孟尝君”。

黄松鹤凭着机智与胆识,在国民党官员中从容应付,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从中获得许多重要情报,掩护了党组织的安全,使一些处于险境的同志免遭不测。

1948年,人民解放军转入全面反攻阶段,势如摧枯拉朽,真捣蒋家王朝。反动派作垂死挣扎,一时黑云压城,腥风血雨,紫云处于黎明前的黑夜。同年3月,因叛徒出卖,国民党贵州军统派人在安顺、紫云、长顺等县逮捕了张恒兹、刘英泰、张乾等地下党领导骨干,紫云反动当局下令通缉黄松鹤、杨纯亮等,革命力量受到严重损失。幸得党组织通知,黄松鹤连夜转移离开紫云。直到国民党贵州省主席易人,紫云县长周先觉失去靠山,无心理政,黄松鹤方返回家乡。此时,地下党的领导成员均已被捕,幸免的同志多数也已隐蔽,革命活动暂时处于停顿。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黄松鹤并不因挫气馁,他继续秘密联络分散隐蔽的人员,鼓励大家奋起斗争,逐步恢复了党的活动。

1949年农历正月,黄松鹤等人在紫云洞秘密集会,遵照地下党安顺城北小学会议精神,积极发展革命武装,迎接解放。会上,他与高盛德被分工负责争取李绍明、周定邦的武装力量,对县民卫总队长毛铁做工作,动员其率部起义。11月24日,紫云和平解放。黄松鹤前往安顺地委汇报情况,一周后,随同地委派来的李育民、关向武等接管紫云,成立县人民政府,黄松鹤担任工作队副队长,组织开展建政、征粮工作。

1950年初,国民党残余势力勾结地方匪霸,策划武装暴乱。3月18日,土匪围攻紫云县城。因敌我力量悬殊,县人民政府转移安顺。黄松鹤在白石岩一带活动,将匪情书面报告人民政府。6月,安顺前指挥长张子厚率部进剿紫云顽匪。黄松鹤与高盛德、李崇信(布依族)在情报站工作,通过家住骂柱塘的吴让坤的关系,搜集了大量土匪活动的资料,为部队拟定剿匪计划,提供了可靠的依据。张子厚对此深表满意,还奖给黄松鹤1支左轮手枪。

1950年11月,在人民解放军剿匪部队的强大攻势下,武装收复了紫云,匪患告平,黄松鹤又踏上新的征程。1951年3月,人民政权初建,百废待举,情况错综复杂,阶级敌人蛊惑中伤。同年3月15日,黄松鹤被错杀。

1985年3月1日,中共紫云自治县委、紫云自治县人民政府为黄松鹤平反昭雪,认定中国共产党党籍,追认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