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式耜

瞿式耜

(1590—1651)明苏州府常熟人,字起田,号稼轩。瞿景淳孙,瞿汝说子。万历四十四年进士,授永丰知县,有惠政。崇祯初擢户科给事中,搏击权豪,大臣多畏其口。诏会推阁臣,助钱谦益沮周延儒,事发,坐贬谪,废于家。福王立,起应天府丞,擢右佥都御史。唐王监国,擢兵部右侍郎。旋退广东,与丁魁楚等立桂王朱由榔于肇庆。王奔全州,以文渊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留守桂林。在军与士卒同甘苦,兵饷不足,以妻簪环佐之,故人无叛志。封临桂伯。永历四年十一月,城破,端坐府中,与总督张同敞俱死。清谥忠宣。有《愧林漫录》、《云涛集》、《松丸集》。

人物生平

早期经历

瞿式耜,字起田,号伯略,别号稼轩。家居常熟藕渠乡(今天已并入虞山镇),祖父瞿景淳中会元后迁居城里,所在街被称”会元坊”(现在中巷西段)。瞿式耜生于1590年(万历十八年)。二十七岁时,中进士。第二年,出任江西吉安府永丰县知县,已崭露政治才能。天启年间,太监魏忠贤专横跋扈,杀害正派人士。瞿式耜同情受害者,不为恶势力屈服。

1628年(崇祯元年),任户科给事中,这种官职的设立,原意是对政府部门起一定监察作用,他觉得可以舒展抱负了。七个月里,连上二十多封奏疏,他竭力主张:”要挽回危局,必须”回本清源”,抨击还高居相位的魏忠贤余党,为被害人昭雪,扶持正气。对朝政设施,多所建白。当时,满洲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政权,和明王朝分庭抗礼,不断向南入侵。瞿式耜早有警觉,连上好几封奏疏,要求增储军粮,教练士兵修好边墙,讲求武备,举荐徐光启、李之藻、孙元化等一批能臣。可是瞿式耜的行动触犯了当权者的利益,遭到温体仁、周延儒等排挤陷害,不久,被削职回家。

1644年(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农民起义军攻下北京,崇祯帝在煤山自杀。满族趁吴三桂借兵机会,大举进入山海关。农民军措手不及,退出北京。五月,顺治帝进入北京,开始武力征服全中国。与此同时,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弘光政权。瞿式耜被任命为广西巡抚。瞿式耜认为,广西在中国西南一角,山重水复,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是举足轻重的战略要地,就带着邵氏夫人向广西进发。半路上,南京陷落,到处人心惶惶。到梧州上任,他督促生产,劝告人民安心耕种;一面招募士兵,认真训练,修筑城堡,加强防守。在短短时间里,浮动的人心,逐渐安定下来。

拥立桂王

继弘光政权以后,明唐王朱聿键在福州建立隆武政权,继续抗清。不意在桂林的靖江王朱亨嘉不承认隆武政权,自称”监国”,建立政权。派人拉拢瞿式耜。被瞿式耜严词拒绝,写信责备朱亨嘉:”国家正处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福建已立帝复国,应该齐心协力挽救危难,怎能鹬蚌相争,”还通知少数民族的武装力量,又遭拒绝,朱亨嘉不禁恼羞成怒,带兵赶到梧州,用武力威胁。瞿式耜被横拖倒曳,还是面不改色,斥责那种罪恶行径。于是,被带回桂林,囚禁起来。隆武政权的军队,把朱亨嘉打得走投无路。朱亨嘉困桂林,只得劝说瞿式耜协助守城。瞿式耜联络朱亨嘉的军官焦琏,和城外军队取得联系,里应外合,把朱亨嘉擒获。这次分裂活动被粉碎了。

后唐王朱聿键擢升瞿式耜为兵部右侍郎,协理戎政。瞿式耜不入朝,退居广东。

1646年(顺治三年、隆武二年)八月,清兵破汀州,隆武帝被杀。消息传来,瞿式耜和大臣们拥立桂王朱由榔做皇帝,年号”永历”,瞿式耜升任吏部右侍郎、东阁大学士,兼掌吏部事。瞿式耜和大臣们原意希望他能发愤图强,抗击清兵,收复失地。

1646年(顺治三年、隆武二年)清兵南下,赣州被攻破,司礼王坤胁迫永历帝赴梧州。十一月,苏观生在广州拥立唐王朱聿鐭。瞿式耜与魁楚等商议迎永历帝去肇庆,遣总督林佳鼎静观,被清兵打败。瞿式耜视师峡口。十二月望,清兵破广州。王坤带着永历帝西走。 

领兵抗清

在清兵南下的时候瞿式耜沉着指挥,依靠军民团结,短短的十四个月里,抗击了清兵三次对桂林的进犯。

第一次是 1647年(顺治四年、永历元年)。

1647年(顺治四年、永历元年)正月,清兵破肇庆,逼梧州,巡抚曹晔迎降。永历帝想去湖广找何腾蛟,丁魁楚、吕大器、王化澄等皆纷纷自逃命去了,只有瞿式耜及吴炳、吴贞毓等守在永历帝身边,于是由平乐抵桂林。

1647年(顺治四年、永历元年)二月朱由榔在桂林,听到平乐被袭,马上要逃到全州。瞿式耜反复劝说,甚至痛哭流涕也不听。临走时,要瞿式耜一起走。瞿式耜说:”皇上要我一起走,是对我关心,但我负有保卫桂林的责任,就是为它牺牲,也心甘情愿。”自请留守桂林。永历帝最后答应他,升任文渊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赐剑,便宜从事。平乐、浔州相机被攻破,桂林危在旦夕。

1647年(顺治四年、永历元年)三月,清兵已攻陷平乐,瞿式耜估计敌人必然要争夺桂林,一面调度粮草,一面把驻在黄沙镇的焦琏部队调回桂林。瞿式耜把自己俸银也凑上去犒赏将士。冷不防第二天上午清兵突然袭击桂林,攻入文昌门。瞿式耜沉着指挥,依靠焦琏、白贵、白玉等部队奋勇厮杀,清兵全面溃退。

第二次是同年五月,奉命到桂林驻防的刘承胤部和焦琏部发生摩擦,刘部大掠桂林而去,焦部也出驻白石潭。瞿式耜估计形势危急,促焦琏回城,并把久雨淋坏的城墙缺口修复,要他们协力同心,严加防守。清兵侦知桂林已是空城,又在兵变之后,人心惶惶,就再一次袭击桂林。满以为这一下子不费吹灰之力可占桂林,因此不但把准备夺下城池后的官吏委派停当,连一切应用什物也带了来。没想到瞿式耜分门防守,发炮轰击城外敌兵,自早到午,连续作战。瞿式耜带领守城官吏,把存储的粮食,蒸成饭,送到前线。 第二天清晨,焦琏率部队冒雨出击,出乎敌兵意外,弃甲丢盔,纷纷逃窜。预伏在隔江的军队,炮铳齐发。清兵被打得落花流水,望到山上树木,也当作明朝军队。

瞿式耜初希望永历帝返回全州,永历帝不听。然后他请请永历帝去桂林,永历帝才答应,不就武冈被攻破,永历帝由靖州逃走到柳州,瞿式耜再次请永历帝去桂林。十一月,清兵自湖南逼向全州,瞿式耜和何腾蛟领兵抵抗。不就梧州再次被攻破,永历帝这是在在象州,又要向南宁逃去。大臣最后力争,十二月才还桂林。

第三次是1648年(顺治五年、永历二年)二月,联明抗清的农民军将领郝永忠,在灵川战役中受挫,退到桂林,受到当地驻军的歧视,发生了所谓”二月兵变”,事态扩大了,郝永忠还派军官难为瞿式耜。以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瞿式耜也只得退驻樟木港。

郝永忠请永历帝向西逃走。瞿式耜力争,永历帝不听。左右的侍卫都簇拥着永历帝赶紧离开,瞿式耜又争。永历帝说:”瞿爱卿只不过想为社稷尽忠。”瞿式耜为泣下沾衣。王甫独立离开,郝永忠随即大肆掠夺,杀太常卿黄太元。瞿式耜的家也被抢掠,家人拿出何腾蛟的令箭,才混出城去。日中,赵印选诸营从灵川赶到,也是掠夺一番,城内外遭受洗劫。郝永忠逃向柳州,印选等逃向永宁。

三月初瞿式耜回城,料理善后事宜,首先是安定人心,加强战备。督师何腾蛟带兵来保卫桂林。二十二日,清兵果然又一次进犯桂林。瞿式耜式耜和何腾蛟研究作战方略,指挥三路出击,将士奋不顾身,反复冲杀,清兵全面溃退。桂林几次转危为安,大大发定了民心,鼓舞了斗志。瞿式耜当时以大学士兼吏、兵两部尚书,力主调和主客,联合农民军共同抗清,又由于何腾蛟指挥得当,各路军队相互配合,取得了麻河、全州等几次大战役的胜利;降清将领金声桓、李成栋等先后反正,声势稍振。

1649年(顺治六年、永历三年)何腾蛟殉国后,瞿式耜式耜兼任督师时,还陆续收复靖州、沅州、武冈、室庆等府县。无奈南明里争权夺利,猜忌倾轧,甚至企图牵制瞿式耜;部队又长期战斗。得不到休整,大大削弱了战斗力。

留守桂林

1650年(顺治七年、永历四年)正月,南雄被清兵攻破。永历帝逃向梧州。不就全州再度陷落,严关失守,前线溃退下来的官军,沿途掳掠,秩序大乱。驻城将领不战而逃。瞿式耜气愤到极点,捶胸顿足说:”国家把高官厚禄给这些人,现在这般行径,可耻!可耻!”形势越来越坏,男女仆从也走散了。他的侍从武官备马请他出城暂,劝他说:”大人是国家栋梁,一身关系国家安危,突围出去,还可号召四方爱国志士,再干大事。”又说:”二公子(瞿玄销)经历千难万苦,从常熟赶来看大人,只需暂避一下,父子就能见面了。”瞿式耜挥挥手说:”我是留守,我没有守好这个地方,对不起国家,还顾什么子女!”整整衣冠,端坐在衙门里。 总督张同敞,从灵川回桂林,听说城里人已走空,只有瞿式耜没走。

张同敞平时十分敬重瞿式耜,立即泅水过江,赶到留守衙门,见瞿式耜说:”形势这么危急,你怎么办?”瞿式耜说,”我是留守,有责任守好这地方,‘城存与,城亡与亡’。今天,为国家而死,死得光明磊落。你不是留守,为什么不走”。张同敞听了说:”要死,就一起死,老师,你难道不允许我和你一起殉难吗?”就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来,和瞿式耜一起饮酒。东方渐渐发白,清兵冲进衙门,要捆绑他们。瞿式耜说:”我们不怕死,坐等一夜了,用不着捆绑。”和张同敞昂首阔步走出衙门。

这次攻陷桂林的是清定南王孔有德,是原明朝登州守将。他一心想收降瞿式耜。曾写信劝降,瞿式耜”焚书斩使”,作了明确答复。这次听到瞿式耜被俘,很高兴,看到瞿式耜进来,赞叹着说:”你是瞿阁部吗?好阁部!”瞿式耜笑笑说:”你是王子吗?好王子!”。孔有德还是劝降,反复引譬,都被瞿式耜严词拒绝。孔不认识张同敞,要他跪。张同敞不跪,反而揭孔有德的老底,破口大骂。孔恼羞成怒,打张同敞耳光;手下的卫士,有的揿张同敞颈椎骨,要他低头;有的用刀背敲张同敞膝骨,要他下跪。臂骨被打折,一只眼睛被打瞎。瞿式耜看到这种暴行,遏制不住心头愤怒,挺身遮住张同敞大声说:”这是总督张同敞,是国家大臣,他和我一样抱定为国牺牲的决心,要死,我们一起死,不得无礼!”

孔有德知道一时无法劝说,命令把两人囚禁在风洞山(今称叠彩山)临时监狱里。关在不同的房间,但允许二人互通消息,以图徐徐劝降。同时,他还派人送去精美食物,但都被两个人掀翻在地,斥为”猪狗食物”,直到送饭人换成了一个前明的礼部主事方才罢手。

瞿式耜在囚室里,孔有德仍然不止一次地派人劝降,都被拒绝。后来,孔有德降低了希望,提出只要二人剃发为僧即可免于一死也被严词拒绝。瞿式耜被囚中他写了不少诗,反映了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以及忠贞不渝,为国献身的精神,

关押期间与张同敞诗歌唱和,后来汇编为《浩气吟》,其中式耜的两句是这样写的:”莫笑老夫轻一死,汗青留取姓名香。”张同敞则回应:”衣冠不改生前制,名姓空留死后诗。”

在《浩气吟》诗里,瞿式耜把自己比做汉朝时身陷匈奴,冰天雪地中苦熬十九年而不屈的苏武,比做南宋末年支撑半壁江山,抗击元朝军队,终于力尽被俘、杀身成仁的文天祥。他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却念念不忘国家的抗清大业。他写了一封密信给焦琏,告诉他清兵在桂林的虚实情况,要他迅速袭击桂林。恐怕因自己囚禁而焦琏有所顾虑,又叮嘱说:”事关中兴大计,不要考虑我个人得失。”这封信被巡逻兵搜获,献给孔有德,孔知道无法改变他报国的决心了。

慷慨赴死

十一月十六日这天的早晨,忽然有清兵开门,声称:”请瞿阁部、张大人议事。”二人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瞿式耜神色不惊的对来人讲到:”稍等片刻,待我写完《绝命词》。”于是,瞿式耜提笔写道:”从容待死与城亡,千古忠臣自主张。三百年来恩泽久,头丝犹带满天香!”然后,二人整肃衣冠,向南行五拜三叩头之礼(辞帝之礼),置于几案诗稿之上,携手同步,出得门来。

瞿式耜笑着对张同敞说道:”我二人多活了四十天,今日,真是死得其所!”张同敞大声言道:”今天出去,死得痛快!我死后当为厉鬼,为国杀虏击贼!”说着,他从怀中掏出珍藏的网巾戴于头上,”服此于地下见先帝!”瞿式耜二人行至桂林城北叠彩山,他眺望远处,目之所及,依旧满目风光,桂林山水,于是对刽子手说:”我生平最爱山水佳景,此地颇佳,可以去矣!”张同敞心情却是激荡万千,他生平曾说过:”我听说忠臣孝子的德行会感动上天。”1650(顺治七年、永历四年)农历闰十一月十七日两人在仙鹤岩(风洞山南),慷既就义。

瞿式耜、张同敞二人死后,已经出家为僧、法名性因的原明朝大臣,被瞿式耜营救下来的金堡出面安葬了二人。

瞿式耜殉国后,永历朝给谥”文忠”。1652年(顺治九年、永历六年)七月,联明抗清的原农民军将领李定国收复桂林,要为瞿式耜立祠纪念,并召见其孙瞿昌文,支持瞿昌文为祖父归葬故乡虞山拂水岩牛窝潭。1679年(康熙十八年),迁葬于虞山拂水岩牛窝潭。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乾隆帝下令编纂《贰臣传》,将凡是投靠清朝的原明朝官员均列入其中,就连开国重臣范文程也一并入选,而对为明室尽忠者则大肆褒扬,瞿式耜原先在永历朝被追谥为”文忠”,这时又被追谥为”忠宣”。

轶事典故

瞿式耜被清朝斩首后这时忽然雪霰大作,雷电交击,桂林的天气,已是二十年不见雪了,孔有德万分惊骇,满城百姓也无不下泪。

后家属去为他收尸,把瞿式耜的头装在了一个木匣子里,瞿式耜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家里的人对他的头说:”你的儿子现在平安无恙,你可以闭眼去了。”瞿式耜仍然不肯闭眼,有人又对他说:”你的家人和你那些抗击清兵的战友也平安无恙。”这时,瞿式耜的眼才闭上了。人们都说:”瞿式耜先生的豪情未泯,他死后还惦记抗击清兵的大事。”瞿式耜被杀后大脑是怎麽想的,无法证实。和瞿式耜同时的抗清英雄杨廷枢也被清兵俘获,被斩首时他慷慨不屈,仰天长啸,连呼:”大明”,头已落地,他口中又喊出一个”大”字,声音传得很远。

故里和墓地

故里

洪湖瞿氏宗祠,在湖北洪湖市西北沙口。为明末忠臣、文学家瞿式耜故里。

常熟瞿式耜墓

瞿式耜墓在虞山拂水岩西百余米处之牛窝潭旁,解放后,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瞿墓建国后屡修,墓坐东面西,占地1820平方米,封土高1.5米,有罗城、拜台,墓石立”瞿公忠宣之墓”碑一通。墓道高56.5米,道中架清代建单间冲天式石坊一座,额镌”清赐谥忠宣明文忠瞿公墓 ”,坊柱正面镌清代严栻集道隐(金堡)《追浩气吟》句联:”三更白月黄埃地,一寸丹心紫极天”,背面镌陈鸿所书”古涧风回千壑响,寒潭影落万松枝”联,墓碑用隶书铭刻”明文忠瞿公之墓”字样。坊前有月池、石坛。

瞿式耜的儿子瞿嵩钖,孙瞿昌文附葬于侧。在瞿式耜墓百米处,近年所建一亭。亭由瞿墓石坊联”古涧风回千壑响,寒潭影落万松枝”而得名”松风”,寓纪念民族英雄瞿氏高风亮节之意。亭由已故百岁书画家朱瞻题额。庭上楹联”巨阙奔云东走,晴岩拂水西回”,由著名书画家谢稚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