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诗文五代详情

谒金门·留不得

五代 孙光宪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白纻春衫如雪色,扬州初去日。

轻别离,甘抛掷,江上满帆风疾。却羡彩鸳三十六,孤鸾还一只。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不能留下,留下来也是没有什么好处。刚刚离开扬州踏上功名之路时,身着一袭白衣如雪色。

为了前程轻看了离别之事,甘愿丢弃这份情感,江上乘船鼓满风帆疾驶而去,毫不留恋。到头来还是得羡慕人家彩鸳一双双一对对,我却仍然是孤苦一身。

注释

谒金门,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名。《词谱》以韦庄词为正体。仄韵,四十五字,上片二十一字,下片二十四字。上下片各四句,四仄韵。又名“空相忆”、“花自落”、“垂杨碧”、“杨花落”、“出塞”、“东风吹酒面”、“醉花春”、“春早湖山”等。

白纻(zhù)春衫:古代士人未得功名时所穿衣服。白纻:即白苎,白色的苎麻。

扬州:今属江苏省。

抛掷:丢弃;弃置。

疾:风的速度很快。

三十六:约计之词,极言其多。

孤鸾:孤单的鸾鸟。比喻失去配偶或没有配偶的人。

赏析

这是代闺人抒写离情别怨的词。在浮艳成风的花间派词苑里,赋别多的是缠绵悱恻之作,此首却别开生面。“留不得”,一起何其突兀,却是干净利落,绝无吞吞吐吐、欲说还休之态。欲留而不得,犹见留恋之情,而次句“留得也应无益”,却是决绝之辞,怨之深溢于言表。陡起急转,一下子就把感情的浪涛激至最高点;妙在绝非一泻无余,而是恰如巨闸截波,以高位取势。顿起之后,继以缓承,行文摇曳生姿。“白纻”两句,回叙行者初去扬州之日,江头送别,突出印象之一。记去扬州时之衣服,颇见潇洒豪迈之风度。白纻春衫,莹洁如雪,举服饰之潇洒飘逸,其人之风神如玉可知。印象如此鲜明,标志着对行者之犹存眷恋,就意脉言,暗承“留不得”。“轻别离”三句,回叙伤痛送别时突出印象之二。风帆满鼓,行者恨不得舟行如飞;看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有这样的繁华去处在招手,行者就视别离如等闲,视抛掷如儿戏,薄情面目,昭然若揭,就意脉言,暗承“留得也应无益”。结尾两句,写的是别后的内心独白。古乐府《鸡鸣高树巅》:“舍后有方池,池中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词句中之“彩鸯三十六”,盖指三十六对。一方面,羡鸳鸯之双栖双宿,一方面,伤自身之有如孤鸾。这里,既寄寓对幸福之仍抱憧憬,也透露对行者怨念之深。怨之深与爱之切,相反相成,与开端仍一脉相承。此词一起一结,在写法上,前者是直诉胸臆,斩钉截铁;后者是托诸物象,言外见意。一气斡旋,两般笔墨。

诗人告别扬州的时候是果断的,“满帆风疾”正说明无所留恋。但结尾二句词意顿转,以孤鸾自喻,描绘孤寂的心境,暗含对轻易离别的 后悔之意。原来前面说得那样轻松,不过是为了反衬后面的沉郁之情。

孙光宪词之见于《花间集》和《尊前集》者有八十四首,数量之多,在花间派词人中居首位。就其艺术表现,孙词特色主要体现在气骨的精健爽朗上。就此阕论,一开端就是顶点的抒情手法,一气贯注的通体结构,确是以峭劲取胜。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评孙词,“气骨甚遒,措语亦多警炼”,可谓鞭辟入里。

《谒金门》词调的过片,《花间集》中,韦庄、薛昭蕴、牛希济诸作,皆为两个六言句。孙光宪此阕则改为两个三言句和一个六言句。三言句“轻别离、甘抛掷”作对偶句式,揭示行者的薄情心魂,倍见生色。明杨慎《词品》云:“词人语意所到,间有参差,或两句作一句,或一句作两句,惟妙于歌者上下纵横取协。”征之唐五代词情况,斯言得之。后代论词律者往往标举一调多体,其递嬗之迹,于此也可略窥一二。

孙光宪(901-968),字孟文,自号葆光子,属鸡,出生在陵州贵平(今属四川省仁寿县东北的向家乡贵坪村)。仕南平三世,累官荆南节度副使、朝议郎、检校秘书少监,试御史中丞。入宋,为黄州刺史。太祖乾德六年卒。《宋史》卷四八三、《十国春秋》卷一○二有传。孙光宪“性嗜经籍,聚书凡数千卷。或手自钞写,孜孜校雠,老而不废”。著有《北梦琐言》、《荆台集》、《橘斋集》等,仅《北梦琐言》传世。词存八十四首,风格与“花间”的浮艳、绮靡有所不同。刘毓盘辑入《唐五代宋辽金元名家词集六十种》中,又有王国维缉《孙中丞词》一卷。

相关诗文

  • 浣溪沙·春到青门柳色黄

    五代 :冯延巳

    春到青门柳色黄,一梢红杏出低墙,莺窗人起未梳妆。

    绣帐已阑离别梦,玉炉空袅寂寥香。闺中红日奈何长。

  • 谒金门

    五代 :冯延巳

    杨柳陌,宝马嘶空无迹。新着荷衣人未识,年年江海客。

    梦觉巫山春色,醉眼花飞狼籍。起舞不辞无气力,爱君吹玉笛。

  • 渔歌子

    五代 :孙光宪

    草芊芊,波漾漾,湖边草色连波涨。沿蓼岸,泊枫汀,

    天际玉轮初上¤

    扣舷歌,联极望,桨声伊轧知何向。黄鹄叫,白鸥眠,

    谁似侬家疏旷?

    泛流萤,明又灭,夜凉水冷东湾阔。风浩浩,笛寥寥,

    万顷金波重叠¤

    杜若洲,香郁烈,一声宿雁霜时节。经霅水。过松江,

    尽属侬家日月。

  • 望远行·碧砌花光照眼明

    五代 :李璟

    玉砌花光锦绣明,朱扉长日镇长扃。夜寒不去寝难成,炉香烟冷自亭亭。

    残月秣陵砧,不传消息但传情。黄金窗下忽然惊,征人归日二毛生。

  • 南乡子

    五代 :李珣

    烟漠漠,雨凄凄,岸花零落鹧鸪啼。远客扁舟临野渡,

    思乡处,潮退水平春色暮。

    兰桡举,水文开,竞携藤笼采莲来。回塘深处遥相见,

    邀同宴,渌酒一卮红上面。

    归路近,扣舷歌,采真珠处水风多。曲岸小桥山月过,

    烟深锁,豆蔻花垂千万朵。

    乘彩舫,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带香游女偎伴笑,

    争窈窕,竞折团荷遮晚照。

    倾绿蚁,泛红螺,闲邀女伴簇笙歌。避暑信船轻浪里,

    闲游戏,夹岸荔支红蘸水。

    云带雨,浪迎风,钓翁回棹碧湾中。春酒香熟鲈鱼美,

    谁同醉?缆却扁舟篷底睡。

    沙月静,水烟轻,芰荷香里夜船行。绿鬟红脸谁家女,

    遥相顾,缓唱棹歌极浦去。

    渔市散,渡船稀,越南云树望中微。行客待潮天欲暮,

    送春浦,愁听猩猩啼瘴雨。

    拢云髻,背犀梳,焦红衫映绿罗裾。越王台下春风暖,

    花盈岸,游赏每邀邻女伴。

    相见处,晚晴天,刺桐花下越台前。暗里回眸深属意,

    遗双翠,骑象背人先过水。

    携笼去,采菱归,碧波风起雨霏霏。趁岸小船齐棹急,

    罗衣湿,出向桄榔树下立。

    云髻重,葛衣轻,见人微笑亦多情。拾翠采珠能几许,

    来还去,争及村居织机女。

    登画舸,泛清波,采莲时唱采莲歌。拦棹声齐罗袖敛,

    池光飐,惊起沙鸥八九点。

    双髻坠,小眉弯,笑随女伴下春山。玉纤遥指花深处,

    争回顾,孔雀双双迎日舞。

    红豆蔻,紫玫瑰,谢娘家接越王台。一曲乡歌齐抚掌,

    堪游赏,酒酌螺杯流水上。

    山果熟,水花香,家家风景有池塘。木兰舟上珠帘卷,

    歌声远,椰子酒倾鹦鹉盏。

    新月上,远烟开,惯随潮水采珠来。棹穿花过归溪口,

    酤春酒,小艇缆牵垂岸柳。

  • 谢李若冲

    五代 :张太华

    符吏匆匆叩夜扃,便随金简出幽冥。

    蒙师荐拔恩非浅,领得生神九过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