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封怀

陈封怀

陈封怀,中国植物园创始人之一。1926年毕业于东南大学,1934—1936年为创建庐山植物园而留学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后历任庐山植物园、南京中山植物园、武汉植物园、晚年任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主任(广州),后任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名誉所长,与年龄相差不大的三叔陈寅恪时相过从,十分欢洽,给了寂寞中的陈寅恪很大的宽慰。

人物生平

陈封怀,1900年5月16日生于江苏南京市,祖籍江西省修水县竹塅里。曾祖父陈宝箴,曾国藩称之为“海内奇士”,曾任湖南巡抚,提倡振兴,与谭嗣同、梁启超等创设时务学堂、算学堂、湘报馆、南学会、武备学堂等,戊戌政变后,因举荐杨锐、刘光弟为军机章京而遭革职;祖父陈三立,进士,授吏部主事,戊戌政变与父同时被革职,后潜心于诗文,是同光体诗派代表人物,近代江西诗派的领袖;父亲陈衡恪,乳名师曾,又号槐堂,曾东渡日本留学,归国后致力美术教育与研究,工诗文书画,任教南通师范、湖南第一师范等,后任北京美术学校国画教授,所绘《北京风俗图》轰动一时,题咏者甚众,是民初国画大师,著有《中国绘画史》等。陈封怀出生后一个月,母亲便去世,幼年,大部分时间跟随祖父母;父亲自日本学成归国,任教南通及上海,他便随父赴南通、上海,故自小便受到父、祖父母良好的文化熏陶。

陈封怀在南通和上海念完小学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南京金陵中学,继而升入教会开办的金陵大学,就读于农科,师从著名植物学家陈焕镛。1925年,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发生后,神州大地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浪潮一浪高过一浪,陈封怀为爱国热情所驱使,愤然离开金陵大学,转入国人创办的东南大学。这两所学校学分不衔接,他宁可牺牲一些学分,延迟一年毕业也在所不惜。

由于在大学里受到著名植物学家陈焕镛在植物学上的引导,陈封怀对植物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27年,他在东南大学农学院毕业后,先后在吴淞中国公学、沈阳文华中学执教一年,又在清华大学任助教两年,便加入了设在北平以研究动植物分类为主的静生生物调查所,接连5年在河北以及东北三省进行植物调查和标本采集,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知识,发表了有关镜泊湖植物生态和河北菊科植物的论文。1934年参加公费出国留学考试,以优异成绩被录取,进入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研究、学习,在当时世界著名的植物学家(W.Wright史密斯(Smith)指导下,研究报春花科、菊科以及植物园的建设和管理;留学期间,他还到英国的邱园以及德国、法国、奥地利等各大标本馆作短期研究工作。自1936年学成归国,50多年来,他一直奋斗在祖国科研和教育战线,曾历任庐山植物园主任、中正大学园艺系教授、江西省农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科学院南京中山植物园副主任、武汉植物园主任、华南植物园主任、华南植物研究所所长,还兼任广东省植物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建筑学会、园林学会顾问,为中国的科学事业,特别是植物园的建设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1993年4月13日19时20分陈封怀因病逝世。但是,他留给我们的中国植物园事业,他和他的学生完成的报春花科、菊科的研究成果,犹如苍松翠柏,永远葱郁;他为植物科学事业奋斗终生的高尚品德,也将永远激励后人!

中国近代植物园的创始人之一

植物园是收集、保存、研究和利用植物的基地,也是具有园林外貌和科学内涵的科普教育园地。早在公元前100多年的汉代,中国便出现了原始形态的植物园——上林苑;随后,各朝各代都有一些植物园的雏形出现,如宋代司马光的独乐园,明代周定王朱在开封附近建立的种植救荒本草的“圃”,明代徐光启在上海徐家汇建立的种植试验园,清代吴其浚在河南固始建立的东墅花园等等。但严格来说,中国具有符合科学定义的植物园,还是近代科学发展影响下西学东渐的结果。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先后出现过台湾恒春热带植物园、熊岳树木园、笕桥植物园、中山陵园纪念植物园等。但是,这些植物园有的是外国人为掠夺中国丰富的植物资源而建造的,有的仅为教学实验以及点缀大型陵墓而建立的,却没有一座中国人自己创办的、较大而又正规的、供植物研究的植物园。当时,中国许多在海外研究、留学的植物学工作者,发现许多国家的植物园都在大量搜集和研究中国的植物,甚为揪心。胡先骕第二次从美国哈佛大学留学归来,在建立静生生物调查所时,便下决心要在中国创办一座像样的植物园。陈封怀参加静生生物调查所工作后不久,即受命寻觅可供建造植物园的园址。他曾骑着毛驴,行进在香山道上,也曾披星冒雨,远走妙峰山,但都因各方面条件限制,怅然而归。1933年冬,静生生物调查所和江西农业院合作创建庐山森林植物园之议成,陈封怀便在庐山山上、山下忙碌开了。1934年8月20日,他参加庐山森林植物园成立大会后,便赴英国留学,学习植物园的科学与艺术,潜心研究报春花科和菊科植物。1936年,陈封怀学成归国前,由于他学习勤奋、严谨以及聪颖,深受赏识,加之当时日军已入侵中国东北,一场全面的战争即将爆发,师友均挽留他在英国工作,但他婉言谢绝了。归国后,他又放弃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毅然回到他的故乡——江西,来到阔别两年的庐山森林植物园,任技师兼副主任,为植物园的建设和发展辛勤工作,在短短的3年间已使植物园初具规模,并确定了以引种松柏类植物为主要方向。但正当庐山森林植物园的建设蓬勃开展的时候,1938年日本侵略军攻陷马当后又打下九江,在植物园其他领导人先期撤离庐山之后,他仍然坚守岗位,直至庐山能听见炮声时,他才在工人的劝说下,洒泪离开庐山,辗转到江西泰和中正大学园艺系任教,直到1946年。抗战刚结束,陈封怀马上回到庐山,尽管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满目荆棘,断瓦残垣,建筑全部被毁,过去引种栽植的珍贵植物损失殆尽。在这样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他果敢地挑起了恢复建园的重担,出任园主任。他团结职工,在仅存四壁的房子上,盖上茅草,住了下来;在经费来源断绝的情况下,借钱印刷出售种苗的目录,用向国外出售种苗等生产自救办法,筹集资金,恢复和发展植物园;他同时兼任中正大学教授,定期步行上、下庐山,以授课所得,贴补职工生活,弥补植物园的支出,坚持创业。此时的陈封怀不仅要与艰难困苦的条件作斗争,还要与破坏植物园的行为进行斗争。1948年秋,蒋介石、宋美龄为了装饰他们在庐山的别墅——美庐,一天派了四个彪形大汉到庐山植物园,强行挖掘鲜艳如丹的红枫。陈封怀不畏强暴,挺身而出,说:“红枫不能挖,树木是植物园的,我的责任是保护”。以凛然正气,迫使那几个挖树的讪讪而退。此后,当时的江西省省长王陵基为此曾“宴请”他,要他“割爱”,当时的庐山管理局局长为此威逼他,他都丝毫不为这一切所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夕,国民党军队的散兵游勇,趁撤退之机,在庐山大肆抢劫,搜刮民财,人们纷纷逃避,他却与职工一道,临危不退。一天深夜,国民党的散兵游勇以土匪的面目出现,将他捆绑起来勒索钱财,幸好第二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登上了庐山,他才得到了解放,也使中国当时惟一的植物园保存下来了!

主要论著

1、Chen F H. An Ecological Study of The Vegetation of the Chi Tun Road, Kirin Province. Tsing Hua Journ, 1930, 6 (2): 131-144.

2、Chen F H. A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Vegetation of The Ching-Po-hu Lake and Its Vicinity, in The Northern Part of Kirin Province, Manchuria. Bull Fan Mem. Inst.Biol,Bot, 1934, 5 : 1-30.

3、Chen F H. 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Compositae in Hopei Province. Fan Mem. Inst.Biol. Bot. 1934, 5 : 1-110.

4、Chen F H. The Study of Chinese Sausrea Ⅰ.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Phytogeographic Condition of Chinese Sausrea. Bull. Fan Mem. Inst. Biol. Bot, 1935, 6 : 71-87.

5、Chen F H. The Study of Chinese Sausrea Ⅱ. Notes on Leveille's Species of Sausrea.ditto, 1935, 88-95.

6、Chen F H. The Study of Chinese Sausrea Ⅲ. Sausrea sinensis ditto, 1935, 96-102.

7、陈封怀.述植物名实图考所记载报春之种类及植物名称.中国植物学杂志,1936, 3 : 1263-1265.

8、Chen F H. The Study of Chinese Sausrea Ⅳ. Sausrea Novae Sinensis. Bull Fan Mem.Inst. Biol. Bot, 1938, 8 : 119-128.

9、Chen F H. An Enumeration of Primula Collected by Mr. T. T. Yu from Northwestern Yunnan. Bull. Fan. Mem. Inst. Biol. Bot, 1940, 9 : 271-303.

10、Chen F H. A Study of Primula Seeds with Reference to The Criteria of Sections. Bull.Fan Mem. Inst. Biol. Bot, 1940, 10 : 69-81.

11、陈封怀,刘瑛.云南西北部乌头之研究.静生生物调查所汇报, 1941,11:43-49.

12、Chen F H. Notes on Ranunculaceae from Western China. Bull. Fan Mem. Inst. Biol. Bot. n. sec, 1946, 1 : 90-94.

13、Chen F H. Contributions to The Knowledge of The Genus Delphinium of Southwestern China. Bull. Fan Mem. Inst. Biol. Bot. n. ser, 1948, 1 : 163-183.

14、Chen F H. A New Chinese Primula. Notes Bot. Gard. Edinb, 1948, 20:120.

15、陈封怀.中国报春花研究补遗.植物分类学报, 1951, 1 : 175-179.

16、陈封怀,王名金.庐山及其邻近卫矛科植物之研究.植物分类学报,1954,3:233-243.

17、陈封怀.庐山植物园栽培植物手册.北京:科学出版社,1958.

18、Chen F H.Botanical Gardens in New China.Bot.Mag.Tokgo,1958,71:353-358.

19、陈封怀等.中国菊科香青属的研究.植物分类学报,1966,11:91-115.

20、陈封怀,胡启明.天名精属的几个新种.植物分类学报,1974,12(4):497-500.

21、陈封怀,胡启明.中国珍珠菜属的分类与分布.植物分类学报,1979,17(4):21-53.

22、陈封怀,胡启明.西藏报春花属新类群.植物分类学报,1980,18(3):383-385.

23、陈封怀,胡启明.中国植物志第59卷一分册.北京:科学出版社,1990.

24、陈封怀,胡启明.中国植物志第59卷二分册.北京:科学出版社,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