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诗人近现代陈封怀
陈封怀

陈封怀

[ 近现代 ]

陈封怀,中国植物园创始人之一。1926年毕业于东南大学,1934—1936年为创建庐山植物园而留学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后历任庐山植物园、南京中山植物园、武汉植物园、晚年任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主任(广州),后任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名誉所长,与年龄相差不大的三叔陈寅恪时相过从,十分欢洽,给了寂寞中的陈寅恪很大的宽慰。 ► 陈封怀的诗词 ► 陈封怀的名句

人物生平

陈封怀,1900年5月16日生于江苏南京市,祖籍江西省修水县竹塅里。曾祖父陈宝箴,曾国藩称之为“海内奇士”,曾任湖南巡抚,提倡振兴,与谭嗣同、梁启超等创设时务学堂、算学堂、湘报馆、南学会、武备学堂等,戊戌政变后,因举荐杨锐、刘光弟为军机章京而遭革职;祖父陈三立,进士,授吏部主事,戊戌政变与父同时被革职,后潜心于诗文,是同光体诗派代表人物,近代江西诗派的领袖;父亲陈衡恪,乳名师曾,又号槐堂,曾东渡日本留学,归国后致力美术教育与研究,工诗文书画,任教南通师范、湖南第一师范等,后任北京美术学校国画教授,所绘《北京风俗图》轰动一时,题咏者甚众,是民初国画大师,著有《中国绘画史》等。陈封怀出生后一个月,母亲便去世,幼年,大部分时间跟随祖父母;父亲自日本学成归国,任教南通及上海,他便随父赴南通、上海,故自小便受到父、祖父母良好的文化熏陶。

陈封怀在南通和上海念完小学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南京金陵中学,继而升入教会开办的金陵大学,就读于农科,师从著名植物学家陈焕镛。1925年,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发生后,神州大地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浪潮一浪高过一浪,陈封怀为爱国热情所驱使,愤然离开金陵大学,转入国人创办的东南大学。这两所学校学分不衔接,他宁可牺牲一些学分,延迟一年毕业也在所不惜。

由于在大学里受到著名植物学家陈焕镛在植物学上的引导,陈封怀对植物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27年,他在东南大学农学院毕业后,先后在吴淞中国公学、沈阳文华中学执教一年,又在清华大学任助教两年,便加入了设在北平以研究动植物分类为主的静生生物调查所,接连5年在河北以及东北三省进行植物调查和标本采集,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知识,发表了有关镜泊湖植物生态和河北菊科植物的论文。1934年参加公费出国留学考试,以优异成绩被录取,进入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研究、学习,在当时世界著名的植物学家(W.Wright史密斯(Smith)指导下,研究报春花科、菊科以及植物园的建设和管理;留学期间,他还到英国的邱园以及德国、法国、奥地利等各大标本馆作短期研究工作。自1936年学成归国,50多年来,他一直奋斗在祖国科研和教育战线,曾历任庐山植物园主任、中正大学园艺系教授、江西省农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科学院南京中山植物园副主任、武汉植物园主任、华南植物园主任、华南植物研究所所长,还兼任广东省植物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建筑学会、园林学会顾问,为中国的科学事业,特别是植物园的建设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1993年4月13日19时20分陈封怀因病逝世。但是,他留给我们的中国植物园事业,他和他的学生完成的报春花科、菊科的研究成果,犹如苍松翠柏,永远葱郁;他为植物科学事业奋斗终生的高尚品德,也将永远激励后人!

中国近代植物园的创始人之一

植物园是收集、保存、研究和利用植物的基地,也是具有园林外貌和科学内涵的科普教育园地。早在公元前100多年的汉代,中国便出现了原始形态的植物园——上林苑;随后,各朝各代都有一些植物园的雏形出现,如宋代司马光的独乐园,明代周定王朱在开封附近建立的种植救荒本草的“圃”,明代徐光启在上海徐家汇建立的种植试验园,清代吴其浚在河南固始建立的东墅花园等等。但严格来说,中国具有符合科学定义的植物园,还是近代科学发展影响下西学东渐的结果。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先后出现过台湾恒春热带植物园、熊岳树木园、笕桥植物园、中山陵园纪念植物园等。但是,这些植物园有的是外国人为掠夺中国丰富的植物资源而建造的,有的仅为教学实验以及点缀大型陵墓而建立的,却没有一座中国人自己创办的、较大而又正规的、供植物研究的植物园。当时,中国许多在海外研究、留学的植物学工作者,发现许多国家的植物园都在大量搜集和研究中国的植物,甚为揪心。胡先骕第二次从美国哈佛大学留学归来,在建立静生生物调查所时,便下决心要在中国创办一座像样的植物园。陈封怀参加静生生物调查所工作后不久,即受命寻觅可供建造植物园的园址。他曾骑着毛驴,行进在香山道上,也曾披星冒雨,远走妙峰山,但都因各方面条件限制,怅然而归。1933年冬,静生生物调查所和江西农业院合作创建庐山森林植物园之议成,陈封怀便在庐山山上、山下忙碌开了。1934年8月20日,他参加庐山森林植物园成立大会后,便赴英国留学,学习植物园的科学与艺术,潜心研究报春花科和菊科植物。1936年,陈封怀学成归国前,由于他学习勤奋、严谨以及聪颖,深受赏识,加之当时日军已入侵中国东北,一场全面的战争即将爆发,师友均挽留他在英国工作,但他婉言谢绝了。归国后,他又放弃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毅然回到他的故乡——江西,来到阔别两年的庐山森林植物园,任技师兼副主任,为植物园的建设和发展辛勤工作,在短短的3年间已使植物园初具规模,并确定了以引种松柏类植物为主要方向。但正当庐山森林植物园的建设蓬勃开展的时候,1938年日本侵略军攻陷马当后又打下九江,在植物园其他领导人先期撤离庐山之后,他仍然坚守岗位,直至庐山能听见炮声时,他才在工人的劝说下,洒泪离开庐山,辗转到江西泰和中正大学园艺系任教,直到1946年。抗战刚结束,陈封怀马上回到庐山,尽管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满目荆棘,断瓦残垣,建筑全部被毁,过去引种栽植的珍贵植物损失殆尽。在这样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他果敢地挑起了恢复建园的重担,出任园主任。他团结职工,在仅存四壁的房子上,盖上茅草,住了下来;在经费来源断绝的情况下,借钱印刷出售种苗的目录,用向国外出售种苗等生产自救办法,筹集资金,恢复和发展植物园;他同时兼任中正大学教授,定期步行上、下庐山,以授课所得,贴补职工生活,弥补植物园的支出,坚持创业。此时的陈封怀不仅要与艰难困苦的条件作斗争,还要与破坏植物园的行为进行斗争。1948年秋,蒋介石、宋美龄为了装饰他们在庐山的别墅——美庐,一天派了四个彪形大汉到庐山植物园,强行挖掘鲜艳如丹的红枫。陈封怀不畏强暴,挺身而出,说:“红枫不能挖,树木是植物园的,我的责任是保护”。以凛然正气,迫使那几个挖树的讪讪而退。此后,当时的江西省省长王陵基为此曾“宴请”他,要他“割爱”,当时的庐山管理局局长为此威逼他,他都丝毫不为这一切所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夕,国民党军队的散兵游勇,趁撤退之机,在庐山大肆抢劫,搜刮民财,人们纷纷逃避,他却与职工一道,临危不退。一天深夜,国民党的散兵游勇以土匪的面目出现,将他捆绑起来勒索钱财,幸好第二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登上了庐山,他才得到了解放,也使中国当时惟一的植物园保存下来了!

主要论著

1、Chen F H. An Ecological Study of The Vegetation of the Chi Tun Road, Kirin Province. Tsing Hua Journ, 1930, 6 (2): 131-144.

2、Chen F H. A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Vegetation of The Ching-Po-hu Lake and Its Vicinity, in The Northern Part of Kirin Province, Manchuria. Bull Fan Mem. Inst.Biol,Bot, 1934, 5 : 1-30.

3、Chen F H. 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Compositae in Hopei Province. Fan Mem. Inst.Biol. Bot. 1934, 5 : 1-110.

4、Chen F H. The Study of Chinese Sausrea Ⅰ.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Phytogeographic Condition of Chinese Sausrea. Bull. Fan Mem. Inst. Biol. Bot, 1935, 6 : 71-87.

5、Chen F H. The Study of Chinese Sausrea Ⅱ. Notes on Leveille's Species of Sausrea.ditto, 1935, 88-95.

6、Chen F H. The Study of Chinese Sausrea Ⅲ. Sausrea sinensis ditto, 1935, 96-102.

7、陈封怀.述植物名实图考所记载报春之种类及植物名称.中国植物学杂志,1936, 3 : 1263-1265.

8、Chen F H. The Study of Chinese Sausrea Ⅳ. Sausrea Novae Sinensis. Bull Fan Mem.Inst. Biol. Bot, 1938, 8 : 119-128.

9、Chen F H. An Enumeration of Primula Collected by Mr. T. T. Yu from Northwestern Yunnan. Bull. Fan. Mem. Inst. Biol. Bot, 1940, 9 : 271-303.

10、Chen F H. A Study of Primula Seeds with Reference to The Criteria of Sections. Bull.Fan Mem. Inst. Biol. Bot, 1940, 10 : 69-81.

11、陈封怀,刘瑛.云南西北部乌头之研究.静生生物调查所汇报, 1941,11:43-49.

12、Chen F H. Notes on Ranunculaceae from Western China. Bull. Fan Mem. Inst. Biol. Bot. n. sec, 1946, 1 : 90-94.

13、Chen F H. Contributions to The Knowledge of The Genus Delphinium of Southwestern China. Bull. Fan Mem. Inst. Biol. Bot. n. ser, 1948, 1 : 163-183.

14、Chen F H. A New Chinese Primula. Notes Bot. Gard. Edinb, 1948, 20:120.

15、陈封怀.中国报春花研究补遗.植物分类学报, 1951, 1 : 175-179.

16、陈封怀,王名金.庐山及其邻近卫矛科植物之研究.植物分类学报,1954,3:233-243.

17、陈封怀.庐山植物园栽培植物手册.北京:科学出版社,1958.

18、Chen F H.Botanical Gardens in New China.Bot.Mag.Tokgo,1958,71:353-358.

19、陈封怀等.中国菊科香青属的研究.植物分类学报,1966,11:91-115.

20、陈封怀,胡启明.天名精属的几个新种.植物分类学报,1974,12(4):497-500.

21、陈封怀,胡启明.中国珍珠菜属的分类与分布.植物分类学报,1979,17(4):21-53.

22、陈封怀,胡启明.西藏报春花属新类群.植物分类学报,1980,18(3):383-385.

23、陈封怀,胡启明.中国植物志第59卷一分册.北京:科学出版社,1990.

24、陈封怀,胡启明.中国植物志第59卷二分册.北京:科学出版社,1991.

猜你喜欢

落花

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

愿教青帝常为主,莫遣纷纷点翠苔。

西山

元代刘因

西山龙蟠几千里,力尽西风吹不起。

夜来赤脚踏苍鳞,一著神鞭上箕尾。

天风泠泠清入肌,醉抱明月人间归。

嫦娥洒泪不敢语,银河鼓浪沾人衣。

寄谢君平莫饶舌,袖中此物无人知。

银河吹笙

怅望银河吹玉笙,楼寒院冷接平明。

重衾幽梦他年断,别树羁雌昨夜惊。

月榭故香因雨发,风帘残烛隔霜清。

不须浪作缑山意,湘瑟秦箫自有情。

天末怀李白

唐代杜甫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中秋登楼望月

宋代米芾

目穷淮海满如银,万道虹光育蚌珍。

天上若无修月户,桂枝撑损向西轮。

隰桑

先秦佚名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

代赠二首

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中钩。

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东南日出照高楼,楼上离人唱石州。

总把春山扫眉黛,不知供得几多愁?

哭晁卿衡

唐代李白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

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菩萨蛮·宝函钿雀金鸂鶒

宝函钿雀金鸂鶒,沉香阁上吴山碧。杨柳又如丝,驿桥春雨时。

画楼音信断,芳草江南岸。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