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名句诗词鱼葺鳞以自别兮,蛟龙隐其文章。

鱼葺鳞以自别兮,蛟龙隐其文章。

出自先秦屈原的《悲回风

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

物有微而陨性兮,声有隐而先倡。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万变其情岂可盖兮,孰虚伪之可长?

鸟兽鸣以号群兮,草苴比而不芳。

鱼葺鳞以自别兮,蛟龙隐其文章。

故荼荠不同亩兮,兰茝幽而独芳。

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统世以自贶。

眇远志之所及兮,怜浮云之相羊。

介眇志之所惑兮,窃赋诗之所明。

惟佳人之独怀兮,折若椒以自处。

曾歔欷之嗟嗟兮,独隐伏而思虑。

涕泣交而凄凄兮,思不眠以至曙。

终长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

寤从容以周流兮,聊逍遥以自恃。

伤太息之愍怜兮,气于邑而不可止。

糺思心以为纕兮,编愁苦以为膺。

折若木以弊光兮,随飘风之所仍。

存彷佛而不见兮,心踊跃其若汤。

抚珮衽以案志兮,超惘惘而遂行。

岁曶曶其若颓兮,时亦冉冉而将至。

薠蘅槁而节离兮,芳以歇而不比。

怜思心之不可惩兮,证此言之不可聊。

宁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

孤子吟而抆泪兮,放子出而不还。

孰能思而不隐兮,照彭咸之所闻。

登石峦以远望兮,路眇眇之默默。

入景响之无应兮,闻省想而不可得。

愁郁郁之无快兮,居戚戚而不可解。

心鞿羁而不开兮,气缭转而自缔。

穆眇眇之无垠兮,莽芒芒之无仪。

声有隐而相感兮,物有纯而不可为。

邈漫漫之不可量兮,缥绵绵之不可纡。

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娱。

凌大波而流风兮,讬彭咸之所居。

上高岩之峭岸兮,处雌蜺之标颠。

据青冥而摅虹兮,遂儵忽而扪天。

吸湛露之浮源兮,漱凝霜之雰雰。

依风穴以自息兮,忽倾寤以婵媛。

冯昆仑以澂雾兮,隐渂山以清江。

惮涌湍之礚礚兮,听波声之汹汹。

纷容容之无经兮,罔芒芒之无纪。

轧洋洋之无从兮,驰委移之焉止?

漂翻翻其上下兮,翼遥遥其左右。

氾潏潏其前后兮,伴张驰之信期。

观炎气之相仍兮,窥烟液之所积。

悲霜雪之俱下兮,听潮水之相击。

借光景以往来兮,施黄棘之枉策。

求介子之所存兮,见伯夷之放迹。

心调度而弗去兮,刻著志之无适。

曰吾怨往昔之所冀兮,悼来者之悐悐。

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

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迹。

骤谏君而不听兮,重任石之何益?

心絓结而不解兮,思蹇产而不释。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悲叹回风摇落着蕙草,凋谢众芳,心中愁思郁结而黯然神伤。

蕙草异常美好,却被摧残生机,风声有时隐微,那是狂飘震荡的先唱。

我为何追思先贤彭咸?是慕求其志行操守而念念不忘。

遭遇万变,其中情由岂能遮盖?虚伪做作又怎能保持久长。

鸟兽鸣叫呼号它们的同类,鲜草与枯草聚合一处,而芳华难觅。

众鱼修饰鳞甲,而自以为殊异,蛟龙却自隐其文采,而引身遁迹。

苦荼甜荠不在一块田里生长,兰草芷草深处幽谷也能独含清香。

思慕先贤的德行永远美善,虽然历尽许多世代,也愿与其相近相比。

远大的志向所达到的高度,爱怜那悠悠的浮云,而与之徘徊飘忽于天际。

耿介抱着远大志向感于世事,所赋之诗,就是我要表白的心迹。

思幕先贤的胸襟独与众人迥异,我折取芳椒在室,思度何以自处自励。

屡屡悲慨哽咽连声叹息,独自隐居伏处思绪满怀。

涕泪交流真是十分凄凉,思量着难以入睡直到天亮。

过尽了漫漫的长夜,留着的这点悲哀仍不消亡。

醒来后从容地周游四方,姑且以逍遥自在自我支持。

伤怀自怜而长长地喟叹,不能止息胸中郁悒的怨气。

纠合忧思之心作为佩带,编结愁苦之情作为背心。

折下若华之木遮蔽日光,任随飘风乱吹循着各种路径。

存在的事物迷迷糊糊辨不清,但思及君国,不免寸心跳动,犹如沸汤。

抚持玉佩和衣襟,而压抑自己的心志,独在惘惘失意中走向无垠的远方。

岁月匆匆有如水流,老年也缓缓地将要到来。

白薠杜蘅枯槁而节节断离,芬芳鲜花已消歇不再并开。

自悯幽思缠绵而不可抑止,表白这些哀伤之言,既无聊赖,又于事无济。

宁愿忽然死去从流而亡,也不忍心再作此常愁之态。

孤独的人悲叹着拭去泪水,被放逐的人受贬谪不能返回。

谁能想起忧患而不痛苦?我愿使彭咸的遗则发扬昭著。

登上石山向远处瞭望,道路渺渺辽远,而又幽静沉寂。

进入光影声响都无回应之地,听闻、省视、思索一无所获。

愁思郁郁没有一点快乐,居处总戚戚悲凉不能自解。

心中有所束缚挣扎不开,血气缭绕自我纠缠打结。

静穆时渺渺没有边际,苍莽处茫茫没有形态。

声音虽然隐微细弱,却能互相感应,事物虽然本质纯粹,有时却不起作用。

遐想漫漫邈远,难以测其极边,思绪缥缈绵绵,不能系结,难以切断。

愁思悄悄,常陷悲哀之中,神魂飞翔于冥冥之境,也并无快乐可言。

乘凌大波之上,顺风飘流前行,彭咸所居之处,我愿依托相从。

登上岩石高高的陡峭河岸,处于雌霓副虹的高颠。

依凭着青天舒展一道彩虹,又倏忽地向上抚摸青天。

将浓浓成团的露水吸饮,又将那雾雾散落的浓霜漱含。

我依倚着生风的地穴而自行休息,忽然翻身醒转,不禁对故国眷恋缠绵。

凭靠着昆仑山下视云雾,依傍着岷山看清江流。

害怕急流中水石撞击之声,听着涛声汹汹的怒吼。

心思纷纷乱乱没有规律,精神迷迷惘惘没有头绪。

波涛互相倾压难以趋从,连绵起伏奔流着哪儿停住?

心如飘浮翻飞一上一下,像两翼在左右摇动拍击。

像泛滥的大水前后奔涌,伴随着潮水的定期涨落而起伏波澜。

观看那火焰与烟气相因而生,窥察那云朵与雨滴所以集积。

悲慨霜与雪一起降下,听着潮水波浪震激。

我借着光与影来来往往,使用棘刺做成的弯鞭驾御。

去寻求介子推隐居之地,再见一见伯夷放逐之处。

心里惆怅不已忧思难除,意志坚决哪儿也不会去。

煞尾:我怨恨往昔的希望和理想化为尘泥,悼惜未来的国家命运而忧惧惕惕。

浮行于长江、淮水而投入大海,我愿追随子胥而顺适己意。

眺望大河中的沙洲水渚,悲伤申徒狄的高尚事迹。

屡屡劝谏君王而不被听从,抱着重石自沉又有何益。

心中牵挂萦结而不能舒放愁怀,忧思郁塞屈曲而无法宽解自己。

注释

回风:旋风,秋季的大风。

性(shēng):通“生”,生命。

声:秋风吹动的声音。倡:通“唱”。

暨(jì):慕求。志介:志节。

盖:覆盖,遮掩。

苴(chá):枯草。比:混在一起。

荼:苦菜。荠:甜菜。

茝(chǎi):白芷。

相(cháng)羊:同“徜徉”,自由自在的徘徊,指云儿自由飘荡。

介眇(miǎo)志:介,耿介持守。眇志,高远之志行。眇:通“渺”,远,高。

曾:通“增”,屡次。

掩:通“淹”,止。

寤:醒,这里指起床。

于邑:同“郁悒”,郁闷。

糺(jiū):通“纠”,纠结。纕(xiāng):佩的带子。

膺:胸,这里指护胸的衣服。

仍:因循。

存:客观存在的事物。仿佛:模糊不清。

案:同“按”,按捺,抑止。

曶(hū)曶:同“忽忽”,很快的样子。

薠(fán)蘅:薠,蘅皆为芳草名。

以:已。不比:比,聚合。不比,分散飘零。

吟:呻吟。抆:擦拭。

眇眇:同“渺渺”,遥远不清楚。

景:通“影”,影子。

闻:耳听。省:目视。想:心想。

声:指秋风。

邈:距离遥远。

缥:缥缈。绵绵:隐约不绝,若有若无的样子。

翩冥冥:黑夜里飞舞,指梦中思绪。

流风:顺风漂流。

雌蜺(ní):虹的一种,古人认为内层色彩鲜艳的虹为雄性,称虹,外层色彩较淡的虹为雌性,称蜺。标颠:最高处,指虹的弓形最上部。

青冥:青天,摅:舒展。

湛:露厚重。

风穴:神山名,在昆仑山上,是北方寒风风源之地。

磕磕:水击石发出的声音。

轧:“轧忽”之省文,长远貌。

潏(yù)潏:水涌出的样子。

信期:固定的时间。

光景:日月之光。

黄棘:神话中的树木名。策:鞭。

心调度:仔细考虑。

刻著志:下决心。

悐(tì)悐:同“惕惕”,忧劳,恐惧。

子胥:伍子胥,传说其被吴王夫差赐死之后,尸体被抛入江中,神化而归大海。

申徒:申徒狄,殷末贤臣,力谏纣王不听,抱石自沉而死。

骤:屡次,多次。

任:抱。

絓(guà)结:牵挂郁结。

蹇(jiǎn)产:曲折纠结。释:解开,消释。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850-858

2、王承略、李笑岩译注.楚辞.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4:127-134

3、黄寿祺、梅桐生译注.楚辞全译.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84:115-121  

赏析

此诗以首句命名,抒写作者遭受邪恶势力的打击、政治理想无从实现的悲哀。全诗艺术上的最大特点是心理刻画手法上的高妙,未见事实之叙述,全是作者心理活动的展现,其次是多运用双声叠韵联绵词,增加了诗歌的音乐美。

全篇共分五段。

第一段从开头至“窃赋诗之所明”。因回风摇蕙的季节气候,联系对忠贤见斥的现实悲哀,指出君子始终是光明正大的,与万变其情的小人不同,同时表明了自己终不改悔的坚定胸怀。

“悲回风”四句,前二句是说在回风震荡之中,凋陨了蕙草的微弱生机。后二句是说,这回风的初起,是有隐微的声音倡之于先的。这是即景生情,托物起兴,钱澄之《庄屈合诂》说:“秋风起,蕙草先死;害气至,贤人先丧。”可谓得矣。

“夫何彭咸”四句,表达了自己对古代贤臣彭咸的无限思念仰慕之情,并说,虽然天下之事万变,但真相怎么能够掩盖得了,虚伪哪能保持长久?

“鸟兽鸣”六句写秋冬之景,似都有所指称。“鸟兽鸣以号群”、“鱼葺鳞以自别”是说物以类聚,不相杂厕。用以比喻君子和小人之不能共处。“草苴比而不芳”象征奸佞在朝,同恶相济。“蛟龙隐其文章”比喻贤人远引,文采不彰,两两相对,交错成文。

下面二句先以苦菜与甜菜不能种在一起,亦喻贤人处乱世,虽无人知,但不因此而改变其芬芳的节操。“惟佳人”六句意思又进一层,谓自己眼界高远,以古人彭咸等自期,然孤高之心却无所依傍,自己深微的意志不为别人理解。于是私下写作此诗,来明白地说出其中的道理。

第二段从“惟佳人之独怀兮”至“昭彭咸之所闻”。写自己在放逐时感到十分孤单,但仍然爱国忧时,因此弄得心烦意乱。“惟佳人”四句,姜亮夫谓“言隐居伏处而独自思虑,无人知也”(《屈原赋校注》)。“涕泣交”八句王夫之释为“宵而不安于寝,旦而不怡于游,终不释于怀抱”(《楚辞通释》)。

“糺思心”二句形容自己忧思之深切,这就像后世辛弃疾所谓“一身都是愁”(《菩萨蛮·金陵赏心亭为叶丞相赋》)也。

“折若木”二句,上句说自己求神木以遮蔽日光,象征自己曾力求韬光养晦,下句说自己随着飘风的牵引。任从它把自己吹到哪里,意指心情之空虚。

“存仿髴”二句接着形容自己极端愁苦,有时陷入不闻不问、万念俱灰的枯寂状态,但有时又激动起来,心跳不止。

“抚佩袵”二句意为勉强抑制自己的悲愁,茫无目的,踽踽而行。“岁曶曶”四句承“遂行”之后,写“行”中所见,时序迁流,众芳摇落,触目惊心,益深忧虑。

“怜思心”四句言自己长愁的原因。“孤子唫”四句,姜亮夫《屈原赋校注》云:“此言思心既不可创伤,则惟存一死。”又引蒋骥《山带阁注楚辞》云:“所以然者,秦关不返,孤臣有故主之悲;南土投荒,放子无还家之日,此固交痛而不已者也。安得不为彭咸之所为乎?”

第三段从“登石峦以远望兮”至“托彭咸之所居”。该段写自己生意已尽,死志已决。“登石峦”四句言自己登山远望,一片寂静。楚国本是个强国。上下本应忧勤警惕,奋发图强,然而此时既不见行动,呼之又不闻其反响,因此实在令人痛心疾首。

“愁郁郁”四句紧承上文,写登高远望后引起的愁肠寸结。“穆眇眇”四句紧承上文,意谓自己的心情有时愁思茫茫无边无际,有时则陷入空虚而无所著落的状态。叹声隐尚有可感,志纯竟不可为。

“藐蔓蔓”两句,亦诉说自己的主观心情,言思入辽远,则渺渺漫漫不可度量,思入深微,则悠悠长长不可收束,“愁悄悄”两句言自己的神魂虽在高远处飞逝,却并无快乐。

“凌大波”两句,表明忠臣直士只有一条路:效法古之贤人彭咸。屈原于是想乘着滚滚波涛,随风而流,到彭咸投水而死的地方去。

第四段从“上高岩之峭岸兮”至“刻着志之无适”。该段设想自己死后。灵魂不灭,神游天地的情形,进而抒写自己的主张和思想,剖白自己光明正大、志洁行芳。“上高岩”四句,姜亮夫认为:“此言上依彭咸,初至高岩陖岸之间,继则更上而处于云气之杪顶,再上则至于玄冥之上;而舒摅其虹采,遂尔于俄顷之间,而上抚于天庭矣。此上升之事也。”(《屈原赋校注》)

“吸湛露”四句,姜亮夫认为是从彭咸居后之事。以上八句写神游太空,极想像中壮丽、高洁、温暖之乐。但转侧之间突然惊醒,又起故国之思。

“冯昆仑”四句写身宿风穴。风穴在昆仑,故醒后即依凭昆仑透过云雾而下瞰人寰。

“纷容容”四句就心境立说,姜亮夫说:“此言己心烦乱,无复经纪,欲进则无所从,欲退则无所止也。”(《屈原赋校注》)

“漂翻翻”四句,上两句仍写心境,心如两翼摇摇,翻飞飘浮或上或下,时左时右;下两句言自昆仑下至江水,往来江上,神游故国而下观。

“观炎气”四句,借炎气烟液等为喻述事物相因之理。天庭既不能久居,彭咸也不可终随,故下转为访问古代的贤人,“借光景”六句即言自己已下定决心,循着介子推、伯夷的足迹前进。

第五段“曰”字以下至结尾。顾往悼来,表白决心,但决不轻于一死。“吾怨”二句谓怨恨往昔的希望落空,警惕来日可危。

“浮江海”二句指伍子胥事。谓准备投水而死,追随子胥。“望大河之洲渚兮”四句承前“从子胥”而言,意思是说,申徒狄以身殉国,其情固属可悲,但他的死并不能挽救殷商的覆亡,则死又何益?显示自己的处境,虽然死志已决,但就整个楚国言,未来的危机,也不是自己一死所能遽了的。

故以“心絓结”二句作为全篇的终结。屈原在政治斗争过程中,虽然早已作了最后牺牲的思想准备,这种念头,也曾经常浮现,但不到最后时刻,决不轻易付诸实施,可见此尚非绝命之词。

此篇写作艺术上的最大特点是心理刻画手法上的高妙。全篇未见事实之叙述,全是作者心理活动的展现。作品充满着深沉、悲愤的情绪,思理困惑,不知所释,忧伤悲怆,故有此篇之作。

此外,此篇语言上也有其特色。作品中有不少双声叠韵联绵词,“相羊”、“歔欷”、“仿髴”、“从容”、“周流”、“逍遥”、“于邑”、“踊跃”、“婵媛”、“委移”等等,随处可见。而叠字词的运用,更是接二连三,触目皆是,“嗟嗟”、“凄凄”、“曼曼”、“惘惘”、“曶曶”、“冉冉”、“眇眇”、“默默”、“郁郁”、“戚戚”、“芒芒”、“蔓蔓”、“緜緜”、“悄悄”、“冥冥”、“雰雰”、“礚礚”、“汹汹”、“容容”、“洋洋”、“翻翻”、“遥遥”、“潏潏”、“悐悐”,总计共有二十四个,这些词语。不仅增加了诗歌的音乐美,对诗歌幽怨悲凉意境的形成,也起着极大的作用。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850-858

创作背景

关于此诗的创作时间,有四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陆侃认为是楚怀王十六年(公元前313年)放逐汉北时所作;第二种意见,认为是顷襄王六至七年(公元前293年至前292年)间作品;第三种意见,认为是自沉汨罗的前一年秋天;第四种意见,认为是屈原自沉时所作,为屈原绝笔。根据篇中流露出的感情,大致可判定此诗是在自沉汨罗前不远之时所作。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850-858

2、王承略、李笑岩译注.楚辞.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4:127-134

猜你喜欢
悲回风
先秦屈原

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

物有微而陨性兮,声有隐而先倡。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万变其情岂可盖兮,孰虚伪之可长?

鸟兽鸣以号群兮,草苴比而不芳。

鱼葺鳞以自别兮,蛟龙隐其文章。

故荼荠不同亩兮,兰茝幽而独芳。

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统世以自贶。

眇远志之所及兮,怜浮云之相羊。

介眇志之所惑兮,窃赋诗之所明。

惟佳人之独怀兮,折若椒以自处。

曾歔欷之嗟嗟兮,独隐伏而思虑。

涕泣交而凄凄兮,思不眠以至曙。

终长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

寤从容以周流兮,聊逍遥以自恃。

伤太息之愍怜兮,气于邑而不可止。

糺思心以为纕兮,编愁苦以为膺。

折若木以弊光兮,随飘风之所仍。

存彷佛而不见兮,心踊跃其若汤。

抚珮衽以案志兮,超惘惘而遂行。

岁曶曶其若颓兮,时亦冉冉而将至。

薠蘅槁而节离兮,芳以歇而不比。

怜思心之不可惩兮,证此言之不可聊。

宁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

孤子吟而抆泪兮,放子出而不还。

孰能思而不隐兮,照彭咸之所闻。

登石峦以远望兮,路眇眇之默默。

入景响之无应兮,闻省想而不可得。

愁郁郁之无快兮,居戚戚而不可解。

心鞿羁而不开兮,气缭转而自缔。

穆眇眇之无垠兮,莽芒芒之无仪。

声有隐而相感兮,物有纯而不可为。

邈漫漫之不可量兮,缥绵绵之不可纡。

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娱。

凌大波而流风兮,讬彭咸之所居。

上高岩之峭岸兮,处雌蜺之标颠。

据青冥而摅虹兮,遂儵忽而扪天。

吸湛露之浮源兮,漱凝霜之雰雰。

依风穴以自息兮,忽倾寤以婵媛。

冯昆仑以澂雾兮,隐渂山以清江。

惮涌湍之礚礚兮,听波声之汹汹。

纷容容之无经兮,罔芒芒之无纪。

轧洋洋之无从兮,驰委移之焉止?

漂翻翻其上下兮,翼遥遥其左右。

氾潏潏其前后兮,伴张驰之信期。

观炎气之相仍兮,窥烟液之所积。

悲霜雪之俱下兮,听潮水之相击。

借光景以往来兮,施黄棘之枉策。

求介子之所存兮,见伯夷之放迹。

心调度而弗去兮,刻著志之无适。

曰吾怨往昔之所冀兮,悼来者之悐悐。

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

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迹。

骤谏君而不听兮,重任石之何益?

心絓结而不解兮,思蹇产而不释。

伤仲永

  金溪民方仲永,世隶耕。仲永生五年,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父异焉,借旁近与之,即书诗四句,并自为其名。其诗以养父母、收族为意,传一乡秀才观之。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其父,或以钱币乞之。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不使学。

  余闻之也久。明道中,从先人还家,于舅家见之,十二三矣。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又七年,还自扬州,复到舅家问焉。曰:“泯然众人矣。”

  王子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贤于材人远矣。卒之为众人,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贤也,不受之人,且为众人;今夫不受之天,固众人,又不受之人,得为众人而已耶?

玉连环影·才睡

才睡。愁压衾花碎。细数更筹,眼看银虫坠。

梦难凭,讯难真,只是赚伊终日两眉颦。

留别于十一兄逖裴十三游塞垣
唐代李白

太公渭川水,李斯上蔡门。

钓周猎秦安黎元,小鱼鵕兔何足言?

天张云卷有时节,吾徒莫叹羝触藩。

于公白首大梁野,使人怅望何可论?

即知朱亥为壮士,且愿束心秋毫里。

秦赵虎争血中原,当去抱关救公子。

裴生览千古,龙鸾炳天章。

悲吟雨雪动林木,放书辍剑思高堂。

劝尔一杯酒,拂尔裘上霜。

尔为我楚舞,吾为尔楚歌。

且探虎穴向沙漠,鸣鞭走马凌黄河。

耻作易水别,临歧泪滂沱。

留别广陵诸公
唐代李白

忆昔作少年,结交赵与燕。

金羁络骏马,锦带横龙泉。

寸心无疑事,所向非徒然。

晚节觉此疏,猎精草太玄。

空名束壮士,薄俗弃高贤。

中回圣明顾,挥翰凌云烟。

骑虎不敢下,攀龙忽堕天。

还家守清真,孤洁励秋蝉。

炼丹费火石,采药穷山川。

卧海不关人,租税辽东田。

乘兴忽复起,棹歌溪中船。

临醉谢葛强,山公欲倒鞭。

狂歌自此别,垂钓沧浪前。

屈原

屈原(约公元前340-前278),中国古代伟大的爱国诗人。汉族,出生于楚国丹阳,名平,字原。战国时期楚国贵族出身,任三闾大夫、左徒,兼管内政外交大事。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一举攻破楚国首都郢都。忧国忧民的屈原在长沙附近汩罗江怀石自杀,端午节据说就是他的忌日。他写下许多不朽诗篇,成为中国古代浪漫主义诗歌的奠基者,在楚国民歌的基础上创造了新的诗歌体裁楚辞。他创造的“楚辞”文体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树一帜,与《诗经》并称“风骚”二体,对后世诗歌创作产生积极影响。 ► 屈原的诗词 ► 屈原的名句

作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