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诗文南北朝详情

咏画扇诗

南北朝 鲍子卿

细丝本自轻,弱彩何足眄。

直为发红颜,谬成握中扇。

乍奉长门泣,时承柏梁宴。

思妆开已掩,歌容隐而见。

但画双黄鹄,莫画孤飞燕。

注释

1、眄 :【拼音】:(miǎn])【字义】:1.斜着眼看:~视。~睨。~伺(窥伺)。

2、黄鹄:拼音:huáng gǔ。鹄又叫天鹅。它比雁大,羽毛白有光泽,也有黄鹄、丹鹄,生活在湖、海、江、河,它的皮毛可做衣服等,称为天鹅绒。

赏析

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诗人与画家在行为上互相合作,或为画题诗,或为诗作画;在理论上又相通相近,所以便促成了中国诗画史上第一次诗画较为密切的融合。这无疑是题画诗形成的机缘与条件。就绘画而言,据《贞观公私画史》载,魏晋时期教化类绘画尚有十之一二,到南北朝时期,便十分少见了。由于政治权力对文化思想干预较少,这便为当时的诗人、画家的思想提供了广阔的拓展空间。“一个时期内,生活的怪异化,思想的极端化,形成了这个时期文人生活的重要特征。

相关诗文

  • 奉和初秋诗

    南北朝 :庾信

    落星初伏火。

    秋霜正动钟。

    北阁连横汉。

    南宫应凿龙。

    祥鸾栖竹实。

    灵蔡上芙蓉。

    自有南风曲。

    还来吹九重。

  • 和王僧辩从军诗

    南北朝 :萧绎

    宝剑饰龙渊,长虹画彩旃。山虚和铙管,水净写娄船。

    连鸡随火度,燧象带烽然。洞庭晚风急,潇湘夜月圆。

    荀令多文藻,临戎赋雅篇。

  • 赋得始归雁诗

    南北朝 :刘孝绰

    洞庭春水绿,衡阳旅雁归。差池高复下,欲向龙门飞。

  • 晓发诗

    南北朝 :何逊

    早霞丽初日。

    清风渭薄雾。

    水底见行云。

    天边看远树。

    且望{氵公}泝剧。

    暂有江山趣。

    疾兔聊复起。

    爽地岂能赋。

  • 舞鹤赋

    南北朝 :鲍照

    散幽经以验物,伟胎化之仙禽。钟浮旷之藻质,抱清迥之明心。指蓬壶而翻翰,望昆阆而扬音。澘日域以回骛,穷天步而高寻。践神区其既远,积灵祀而方多。精含丹而星曜,顶凝紫而烟华。引员吭之纤婉,顿修趾之洪姱。叠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临霞。朝戏于芝田,夕饮乎瑶池。厌江海而游泽,掩云罗而见羁。去帝乡之岑寂,归人寰之喧卑。岁峥嵘而愁暮,心惆怅而哀离。

    于是穷阴杀节,急景凋年。骫沙振野,箕风动天。严严苦雾,皎皎悲泉。冰塞长河,雪满群山。既而氛昏夜歇,景物澄廓。星翻汉回,晓月将落。感寒鸡之早晨,怜霜雁之违漠。临惊风之萧条,对流光之照灼。唳清响于丹墀,舞飞容于金阁。始连轩以凤跄,终宛转而龙跃。踯躅徘徊,振迅腾摧。惊身蓬集,矫翅雪飞。离纲别赴,合绪相依。将兴中止,若往而归。飒沓矜顾,迁延迟暮。逸翮后尘,翱翥先路。指会规翔,临岐矩步。态有遗妍,貌无停趣。奔机逗节,角睐分形。长扬缓骛,并翼连声。轻迹凌乱,浮影交横。众变繁姿,参差洊密。烟交雾凝,若无毛质。风去雨还,不可谈悉。既散魂而荡目,迷不知其所之。忽星离而云罢,整神容而自持。仰天居之崇绝,更惆怅以惊思。

    当是时也,燕姬色沮,巴童心耻。巾拂两停,丸剑双止。虽邯郸其敢伦,岂阳阿之能拟。入卫国而乘轩,出吴都而倾市。守驯养于千龄,结长悲于万里。

  • 拟咏怀诗二十七首 其二十一

    南北朝 :庾信

    倏忽市朝变,苍茫人事非。避谗应采葛,忘情遂食薇。

    怀愁正摇落,中心怆有违。独怜生意尽,空惊槐树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