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诗文宋代详情

浣溪沙·杨柳阴中驻彩旌

宋代 晏殊

杨柳阴中驻彩旌。芰荷香里劝金觥。小词流入管弦声。

只有醉吟宽别恨,不须朝暮促归程。雨条烟叶系人情。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在杨柳的绿荫中彩旗飘飘,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荷花的香气,主人殷勤地劝客人多饮几杯,在悠扬的乐曲中一同欣赏歌女婉转的歌唱。

只有醉中的吟唱可以宽慰离别愁恨之心,不要早早晚晚急着踏上归程。丝丝细雨,柳叶含烟,似乎都在牵系着离人的难合之情。

注释

浣溪沙:词牌名,原为唐代教坊曲名。又名“浣沙溪”“小庭花”,双调四十二字,上片三句三平韵,下片三句两平韵。

驻:车马停止不前。彩旌(jīng):插于车上的彩色旗子,此代指车辆。

芰(jì)荷:菱角花与荷花。劝金觥(gōng):劝酒。觥:酒杯。

醉吟:饮醉而后吟诗。宽别恨:使充满别恨之心得以放宽。

雨条烟叶:象雨丝一样的枝条,象烟雾一样的叶子。指杨柳的枝叶。系:联缀、牵动。

创作背景 此词作于宋仁宗天圣六年(1028年)秋,晏殊将离开商丘回京时。天圣五年(1027年),三十七岁的晏殊因其刚峻的性格被免去了枢密副使之职,以刑部侍郎贬知宋州(今河南商丘市南)。次年晏殊被召回京,拜御史中丞。在回京之日的离筵上,金觥频劝,词人即席作词,令营妓奏乐歌唱。

赏析

上片写柳阴宴别。夏日杨柳飘拂的时节,绿阴深处,送别友人,暂时挽留行人车骑,在荷花香郁的水边设宴送行,荷花芳香之中举杯畅饮,筵席上吟词配曲歌唱,酒宴间有管弦与小词助兴。“杨柳”,赠别之象征物,开头便暗点题旨。“驻彩旌”,中途驻车设宴饯别。

下片写深情话别。词人对朋友的感情之真、之深,以及他们之间离情别恨,颇有动人心魄之处。“只有醉吟宽别恨,不须朝暮促归程”,与刘梦得《赴连州途经洛阳诸公置酒相送张员外贾以诗见赠率尔酬之》的“如今暂寄尊前笑,明日辞君步步愁”,有异曲同工之妙。词人劝慰行者,多饮酒能够纾解别恨,旅程中要放宽心情,不要朝暮惦记着归程。结尾总束一句,烟雨㳽濛中的柳枝、柳叶,都牵系着离别的情思。烟雨杨柳无边,离思也就漫无边际,那密如雨丝的烟叶柔条已经牵系住了人们的离情别绪。

在写法上,此词将景、事、情融合在一起来抒写,最后缴足“惜别”的题旨。杨柳为古诗词中赠别、惜别的象征物,此词即用之作为贯穿首尾的抒情线索。开篇即写在杨柳阴中暂驻车马,中间铺叙杨柳阴中开设的饯别酒筵,以及筵上的感情交流;末尾移情于杨柳的“雨条烟叶”,使之成了离愁别恨的负载物。这样写,不但形象生动,而且含蕴无穷,耐人寻味。

晏殊【yàn shū】(991-1055)字同叔,著名词人、诗人、散文家,北宋抚州府临川城人(今江西进贤县文港镇沙河人,位于香楠峰下,其父为抚州府手力节级),是当时的抚州籍第一个宰相。晏殊与其第七子晏几道(1037-1110),在当时北宋词坛上,被称为“大晏”和“小晏”。

相关诗文

  • 以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为韵赋十诗送赵然然

    宋代 :方回

    博学果何谓,书不可不读。

    子思继以审,子夏继以笃。

    是皆返诸心,夫岂泥简牍。

    试一凭危楼,万里送鸿鹄。

  • 拾翠羽

    宋代 :张孝祥

    春入园林,花信总诸迟速。听鸣禽、稍迁乔木。夭桃弄色,海棠芬馥。风雨齐,芳径草心频绿。 禊事才过,相次禁烟追逐。想千岁、楚人遗俗。青旗沽酒,各家炊熟。良夜游明月胜烧花烛。

  • 满江红(己未四月九日会四明窗)

    宋代 :吴潜

    饤饾残花,也随分、红红白白。缘底事,春才好处,又成轻别。芳草凄迷归路远,子规更叫黄昏月。倚阑干、触处是浓愁,凭谁说。 我不厌,尊箓挈。君莫放,笙歌彻。自河南丞相,有兹宾客。一笑何曾千古换,半醺便觉乾坤窄。怕转头、天际望归舟,江山隔。

  • 上叶侍郎十二韵

    宋代 :徐玑

    侍从西湖宅,安闲近水心。

    门开春郭静,桥度野池深。

    山翠连龙起,云楼学虎临。

    芙蓉通远者,槐柳步回阴。

    盛业时宗匠,斯文并古今。

    典谟存大雅,金石振馀音。

    畴昔留藩管,江淮拥带襟。

    雍容平宇宙,潇洒在园林。

    玉富难渊测,仙癯鹤可召。

    步趋垂杂组,言笑响鸣琴。

    补衮心无替,弹冠迹未觉。

    于今幽兴极,正可辩清吟。

  • 和胡吏部醇夫

    宋代 :李复

    妙语飘飘慰旅穷,自怜饥味得甘丰。

    朱弦恨废高山久,明月惊投按剑中。

    垂翅为逢勍敌勇,倾囊但愧鄙夫空。

    相从知便忘形迹,一鹗先曾玷至公。

  • 导引(奉安真宗皇帝御容于寿星观永崇殿导引歌词)

    宋代 :王珪

    忆玉清景,繁盛极当时。千古事难追。汉家别朝秋风起,空出奉宸衣。三山浮海日晖晖。羽盖共云飞。灵宫旧是楼真处,还望玉舆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