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诗文清代详情

吟剑

清代 洪秀全

手持三尺定山河,四海为家共饮和。

擒尽妖邪归地网,收残奸宄落天罗。

东南西北效皇极,日月星辰奏凯歌。(效皇极 一作:敦皇极)

虎啸龙吟光世界,太平一统乐如何!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手拿宝剑,平定万里江山;

四海一家,共享道德的涵养。

捉尽妖魔,全给打进地狱;

汉奸逆贼,也不让一个漏网。

四方中外,都来接受教化,

日月星辰,一齐为胜利歌唱。

天王号令,光明普照世界;

太平一统,人民的幸福无量!

注释

三尺:指剑。

饮和:食德饮和,受道德的涵养教化。

妖邪:指满人,太平军称满人为妖胡或妖魔。

奸宄(念gui ):指帮助满人的汉奸官僚。

皇极:以帝王为中心,施政教于四方。

虎啸龙吟:比喻帝王的发号施令,声威远播。

赏析

这首诗是作者在开始太平天国革命以前所作,诗中写出作者决心灭亡满清异族统治的巨大抱负,和对革命成功后全国升平景象的美好憧憬,但也浸透着一股浓厚的封建帝王思想,这是时代给他的局限。

洪秀全(1814年1月1日-1864年6月1日,1864年5月26日或1864年5月24日也有可能),是太平天国以宗教名义发动民变的领袖,汉族客家人,原籍广东嘉应州。洪秀全以一乡村塾师走上武装斗争道路,领导了规模空前的太平天国农民战争。

相关诗文

  • 追和程春海先生橡茧十咏原韵 其六 移枝

    清代 :郑珍

    筐载似襁负,蠕蠕缘不禁。后时要尔养,肯谓恩勤深。

    不知家已移,食饱眠于林。蚕乎我诚苦,待儿无此心。

  • 秋水阁记

    清代 :钱谦益

    阁于山与湖之间,山围如屏,湖绕如带,山与湖交相袭也。虞山,嶞山也。蜿蜒西属,至是则如密如防,环拱而不忍去。西湖连延数里,缭如周墙。湖之为陂为寖者,弥望如江流。山与湖之形,经斯地也,若胥变焉。阁屹起平田之中,无垣屋之蔽,无藩离之限,背负云气,胸荡烟水,阴阳晦明,开敛变怪,皆不得遁去豪末。

    阁既成,主人与客,登而乐之,谋所以名其阁者。

    主人复于客曰:“客亦知河伯之自多于水乎?今吾与子亦犹是也。尝试与子直前楹而望,阳山箭缺,累如重甗。吴王拜郊之台,已为黍离荆棘矣。逦迤而西,江上诸山,参错如眉黛,吴海国、康蕲国之壁垒,亦已荡为江流矣。下上千百年,英雄战争割据,杳然不可以复迹,而况于斯阁欤?又况于吾与子以眇然之躯,寄于斯阁者欤?吾与子登斯阁也,欣然骋望,举酒相属,已不免哑然自笑,而何怪于人世之还而相笑与?”

    客曰:“不然。于天地之间有山与湖,于山与湖之间有斯阁,于斯阁之中有吾与子。吾与子相与晞朝阳而浴夕月,钓清流而弋高风,其视人世之区区以井蛙相跨峙而以腐鼠相吓也为何如哉?吾闻之,万物莫不然,莫不非。因其所非而非之,是以小河伯而大海若,少仲尼而轻伯夷,因其所然而然之,则夫夔蚿之相怜,鯈鱼之出游,皆动乎天机而无所待也。吾与子之相乐也,人世之相笑也,皆彼是之两行也,而又何间焉?”

    主人曰:“善哉!吾不能辩也。”姑以秋水名阁,而书之以为记。崇祯四年三月初五日。

  • 题蔚千荷庭

    清代 :戴亨

    衡门荒径遂栖迟,复有湖塘性更怡。养鹤何须寻阆苑,卜居今已近瑶池。

    山云高覆槐阴席,卮酒閒谈竹马儿。牢落风尘谁得似,茫茫烟水忆鸱夷。

  • 江南春柳词七十二首 其十

    清代 :周岸登

    梦魂拘管惯成迷。花艳尘香惊大堤。无限新栽官柳好,可怜三匝欠乌栖。

  • 投浊流

    清代 :洪亮吉

    唐家党祸今始休,清流均已投浊流。

  • 点绛唇·得述庵书,相念甚厚,答书有剩纸,缀以小词

    清代 :金兆蕃

    昔日周旋,定巢为拣寒枝可。溷怜花堕。天壤君知我。

    今日凄凉,玉笛邀相和。愁无那。梦中春过。侬且沧江卧。